(godxbas)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很严重的OOC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试镜的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相处的,只是想写一个没那么软的弟弟。



Bas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
那些其实他也在暗暗喜欢你/其实他怀抱和你一样的心情/其实他和你一样不确定/其实他也在等的剧情并不会发生。

他微微仰头,视线触及到那个人松散的额发。
真好看,真想摸摸看。
碍于身高差只有被摸的份,真是再遗憾不过了。

他的仰头引发了一阵小范围的尖叫,闪光灯此起彼伏噼里啪啦打在他的脸上,他干脆大大方方的拉高偷看的角度,歪过头换了个更舒服的仰望姿势,在愈发扩大的尖叫声里回想额发下那个宽阔舒展的漂亮额头。身边的人感受到他的视线,了然的伸过长长的胳膊揽住他的腰,另一只手叠起两指捏出一颗爱心,递向面前的镜头。bas不满意他看都不看自己一眼就兀自进行的这一连串动作,双手扒过他的右肩向下猛压,压到那个人不得不矮下腰来,倾过右肩送到他面前,bas才满意的把自己的下巴搁了上去,任自己吊在他身上。
god松开揽住bas腰背的手臂,顺着递进他怀里,bas像只小鲶鱼一样扑腾着抱住他的胳膊,下巴向前连蹭带拱一路碾压过去,凑近god长长的脖子,用力吸了一口气。
肌肤的味道混合着汗水和木调香氛,调和成属于god的荷尔蒙味道。
好闻到让人忍不住想摇尾巴。
可惜bas并没有尾巴。他只能闭上眼睛任自己浸泡在他的气味里,在想象里牢牢抱住这个人,在这根脖子上拼命吮吸,落上自己重重的吻痕和牙印。
真想给他咬出血来。
bas压在god肩上,乌黑的漂亮眼睛在模糊的幻想里泛着情潮涌动的狡黠。他眯起眼睛,在面前的长脖子上挑挑捡捡,想找块合适的地皮安放属于自己的标记。
抱在怀里的胳膊却动了动,这是god发来的信号,提醒他该松手了。

他盯着眼前那个人微微有些汗湿的脖颈,晶莹的汗水偶尔从发际滚落,把途径的每根绒毛都染上亮晶晶的色泽。他忍住舔一口的冲动,硬着下巴在他肩上不轻不重的摁了一下,才不情不愿的从他身上挪下来。
如果真的舔他一口,他会不会吓到僵掉?
可惜不敢试。
人群中传来粉丝的喊声,bas放乖了眼神,跳跳的去接礼物袋。

bas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大了。
开始迈入十九岁的年纪,又是天生的好看俊俏,他不是白莲花也不是小白兔,曲意逢迎或是顺水推舟的来来往往他做的不少,而眼前的局面是真的难以应付——他怎么会看不出身边的人是真的对自己毫无想法,这真是令人痛苦悲伤。

他当然不傻,他当然一次又一次的试探过。主动的靠近,刻意的触碰,露骨的暗示目的性的耍赖撒娇,符合营业需求又不越过朋友底线的所有尝试,他踩着高压线一样一样全部试过。但身边这个只顾盯着摄像机笑的一脸懒惰的人,看似随他闹,却绝不会松手让他全部占领。
有够坏的。
bas气的想咬人。

我尽力了,不能再要求更多了吧?

Bas盯着推特上的营业需求,闷闷的掏出今天头靠头的崭新合影,贴上爱心图案点击了发送。
够了哦,我这边尽力了哦。
不论是营业或者爱情。

不配合的是他。
所以你们找他去啊。

Bas觉得这谈不上一见钟情。
试镜前他当然有读小说,他知道phana是怎样一个完美虚浮充斥着女性视角的人物,所以当goditthipat出现在场中的那一刻,所有人都立刻明白,没有对手,正是这个人将成为phana,即便这个人只是个新人模特,没有演戏经历更没有接受过基础训练,甚至脸上写满了极力遮掩仍然掩饰不住的困倦。
于是是他先打的招呼。
他扯着胸口的名牌,仰头搭讪。“我们号码很近喔。”
God从万米高空低下头,看着面前脸圆人甜的小bas,心里跳出phana的那句矮冬瓜。
“是喔。”
Bas发现这个人垂下眼睛的时候浑身透出一股懒气十足,他低头冲着自己露出一个懒惰的笑容。
真好看。
他被同公司一起来试镜的p’tee丢下,心想不如跟着必定是phana的人多接触,看起来很搭配的话胜算会变大。他喜欢演戏,热爱舞台,他有很大的梦想等待在这里扬帆。他不打算浪费时间,也准备好了拼命努力,他原本就是个上进肯干的孩子,从来不会让妈妈失望,他很乖很年轻他肯干又踏实他前途无可限量。

他没想到自己会像个傻瓜一样爱上别人。

他说p’god我们坐一下吧,还有很久,你早餐吃了吗。
很大只的人并没有说话,点点头随着他坐下,垮下肩颈伸手撸了一把自己的额发,bas盯着他类似驼背的动作,隐约觉得像一种动物。
长颈鹿吧,好长的脖子。
“P’god看起来好困的样子。”
God笑起来,好看的白牙让他看起来像个傻乎乎的鹿类。他把头偏向bas,声音低的像个秘密,语气却坦率:“真的,超级困。”
他的笑容看起来放松舒适,bas想。连自己都开始有些困了。

当tee领着copter从人群里钻七钻八钻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两个脸上写满困意的人。
“p’tee。”
Bas招招手,对着tee打了个懒极了的哈欠,“p’tee我困了”
“你早上还喊饿。”tee坐下来揉了下小家伙的头,“我把copter带来了,他那边结束了。”
Bas伸手挥走围绕在自己和god之间充满瞌睡的混沌空气,“哎哎哎吓人吗,紧张吗,我看他们演的时候都贴超近。”
Copter皱一皱脸,“只记得把台词吐出来,来不及考虑那么多啦,但是真的好近哦,我刚好忘记喷香水。”
“P你很甜啦”bas感到身边的空气微微的漾起波纹,一直垂着头的god动了动。
“p’god觉得我闻起来怎么样。”bas缩起鼻子闻了闻,“p倒是很香…等下要跟我对戏的。”
God把长长的脖子立起来,挺起腰背对着tee和copter简单的合掌招呼,这才把目光转向bas。
Bas发誓,这个行业从来不缺好看的男孩子,好看的男孩子又总是有好看的朋友,他并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
他只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这么好看的人直视着他的眼睛,坦诚的眼睛一望到底,“bas很好看,不用想这些。”
bas明显的愣怔,仿佛刚刚才被自己驱赶开的困倦的混沌空气又钻进了脑袋里嗡嗡的扩散,一群脑细胞噼里啪啦聚成一团挤在一起争先恐后的在被迷雾包围前向他传递信号:他说你好看。

我是很好看啊。

bas几乎要被自己的脑子逗笑。

所以不用急了,就像他一定会成为phana一样,总有一个角色在等我。
bas望向那个人复又低头潦草翻阅剧本的样子,心想是不是长得好看的人就一定有资格笃定和沉着。
而自己竟然被这一份自负定了心。

bas抓住正对着海选人群叽叽咕咕指指点点的tee和copter,热情的加入了他们选美的八卦阵。
他胸口却有点微弱的窒,像是被抓了一把,又好像只是这口气喘的有点急。

“cut!”
满屋的工作人员也是被磨到没了脾气,简单的叹了口气就开始四下整理预备从头来过。
god演技是真的差。
看着一米九的长颈鹿弯下脖子一脸无所适从的给所有人低头道歉,bas没有生出一丁点帮忙的念头。
和早已认定人生方向的bas不同,这个人似乎还在摸索尝试中。和相机下完美的模特god不同,他能镇定自若迈着骄傲的长腿走在T台,却根本无法在摄像机下表现的舒服自然。
只是一场和bas聊天微笑的戏而已,他却怎么笑都又硬又僵。
明明私下就能笑的那么舒展,懒懒的笑容看起来舒心和煦,胸有成竹。
而令bas觉得最不可原谅的是,他并不是因为戏种特殊而难以施展,他并不在意戏份下和bas的接触和亲密,他只是对表演这件事,整体的不在行。
真正紧张在意的反而是bas。在bas对他凑上来的脸颊嘴唇忍不住躲闪导致NG的时候 ,他反倒是毫不动摇堂堂正正,那副冷静的做派倒是比bas更像个合格的演员。
这么堂堂正正的大傻子,让bas觉得丧气极了。
也蠢透了。
好看就那么了不起吗。
我也很好看啊。

终于god的道歉到了自己面前,他抓住自己的胳膊,脸上写着明显的羞愧:“bas抱歉呐。”
Bas笑着晃晃自己被他拉住的胳膊,对他摇了摇头,撒娇的喊了一声p。
God是个认真的人,讲话的时候总喜欢拉住对方的胳膊,意思是我在面向你一个人很诚恳的对话。
当然不止拉过他的胳膊,tae,tee,kimmon,copter,大到导演staff,只要有话讲每个人他都会去拉。
但这不影响bas喜欢这个动作。
God的手很大,骨节漂亮,攥住他的力道并不重,温温的热度包在自己的小臂上,总是让他忍不住想温柔的说话,想对他撒娇。
“P要吃点东西吗。”
God摇摇头,想来也是没有心情。bas伸出另一只手拉过正握住自己的那条手腕,很满意这个相互联结的姿势。
纠纠缠缠。
“去啦p,我饿了。陪你去吃他们才不会又笑我。”
God仍然兴致不高,但是长眼睛里开始流出微微的笑意,松开手由着bas拉着他往休息区走。

我才没有那么爱吃呢,bas心想。

只是贪吃的我看起来比较可爱吧。
每当他露出一副馋样争争抢抢要东西吃的时候,god总会露出一副拿他没辙的清淡笑容。也不看他,只是坐在他旁边流露出笑意。
Bas猜,自己吃东西的样子一定是可爱的。
能让他露出这样一副宠溺笑容的自己。
像是被爱着一样。

他巴不得这个人每天都能被骂,好换他来拉自己的手。

这个人永远对他不近不远不冷不热,bas有时候甚至觉得他是不是早就明白他的心思才故意装傻充愣。
每次god拎着剧本左寻又觅才找到的好睡角落,总能被bas轻易发现,一个毫不留情的伸手拍醒,看着god一脸泄气地抓住他的胳膊,报复性的狠捏一把,再胡揉一把自己睡乱的头发,耷拉着肩膀和长脖子跟着bas往回走。
但是god从不生气。
这使得bas的小小心思打在了棉花上,愈发愤懑。
如果god可以拽住他的胳膊质问他,或许那句话就能脱口而出。
可他偏偏一句都不说。

god甚至并不抱怨。

他不止一次的夸奖过弟弟的努力认真,夸他这样小的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成熟和执着,bas在镜头前笑的一脸羞赧,推着说他胡扯,god反倒回过头认真的看着bas,“没有,我说的是真心话。”
Bas笑着笑着就有些腻烦。
他厌倦必须维持弟弟形象的自己。
他知道自己并不只想做个弟弟。
他想要的太多了,而且他讨厌想要太多的自己。

但是现在他还不想放弃。
他知道god还宠着他。
每天结束后要和他拜拜,接下来没有工作的时候会问他需不需要送,会把新出的粉红色帽子送给他,会在别人面前夸他。每件小事都像一朵软软的花,在bas的心底围成一个小小的花园,和周围漆黑的贪欲不同,那里有着情投意合的温软甜蜜,让他在独自一人的时候能够躲进去修剪花木,建造围栏和喷泉瀑布。
好喜欢他啊。
bas把自己丢进被子里滚了三滚。
即使欲壑难填,这个花园还是能让他感到窝心和幸福。

像很多爱情一样,bas并说不出喜欢god的理由。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搭god的车。
角色刚定下来,开始两个人面对面上演技课。课上的要求使他们不得不从身体上熟悉对方,从基础的牵手对视到高阶些的小型恋爱情景剧,他们排练了一整天,空调很冷却出了一身虚汗,止不住的有些紧张和些许头皮发麻。bas饶是脸皮再厚,也有些手心出汗,心里命令自己放松放松,反而越在意越糟糕,被god牵过去的时候,那双手已经汗湿的像刚洗过。出于人类本能的羞臊逼的他想暴走,老师却不许他们乱动,害他无法夺过手来擦擦干,越发猛烈的分泌出湿滑的汗水。
几分钟后,老师发出休息一下的指示。god无言的松开bas的手,卷起自己宽大T恤的下摆,默默地擦了擦。
bas的脑壳轰的一声爆炸,赶紧装作喝水逃开视线,心脏沮丧的快要烂掉。
被好看的人嫌弃了。
太疼了打算去死了。

接下来的课程他一路盯着god的眉毛完成。
根本没有对视的勇气了能快点让他回家调节情绪吗。
bas闷闷的想,觉得自己心脏上破开的那个小小的豁口里藏着些什么,有些脓水缓慢地渗了出来,划过瓣膜,颤抖着在心尖摇晃,啪嗒一滴掉在身体里。

他好像,有那么一些失望。

就,我以为他和别人不一样。

17岁的小演员挣扎在底层的苦辣酸甜翻涌着浪头,哗啦一声把bas兜头浇过,湿透了的小孩子突然觉得眼眶微热,迎来演艺生涯的第一万八百次的想要放弃。
没事啦,反正我回家躺一下就能好。
bas抽了抽鼻子,坚持到课程结束。

他擦擦脸上的汗收拾好包抬脚就打算走。
god叫住了他。

“我送你回去吧”

bas回过头,不小心撞进了今天一直回避的那双眼睛里。
god额头覆着一层薄汗,刘海有些凌乱的支棱着,冲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他条件反射张嘴就说好。

好气哦他是不是有毒。
bas在副驾驶上坐立难安地想。
身边的人拉过安全带扣上,打亮转向灯,油门一带滑出了停车场。
自动落锁的咔嚓声听的bas手心又是一片湿润。
他本打算安静坐着等god开口,可已经开过两个红绿灯,god依然没有开口的意思。
他连我家在哪都没问?!
bas坐了这么久终于有点慌,他打算开口。

“太紧张了。”

他听见那个开车的高个子嘟嘟哝哝的开口。
“我真的不擅长。”
“对不起呐。”

bas一瞬间有点懵。

“p在道什么歉啊。”
随即他就看见那个英俊的,长得有点像长颈鹿的男生,微微的红了耳朵。
“就,我演的很糟,对不起呐。”
他顿了顿,手指松松紧紧扣着方向盘上抓了又抓。“我知道bas很看重这部戏的。”

好可爱。
bas的脑袋里窜出这三个字。
他大概不是鹿是兔子。
bas突然间就笑了出来。
他几乎是雀跃的,要跳起来一样把身体旋过去朝向god。他已经控制不太住音量,几乎是用喊的。
“p你摸不到我手都湿透了吗!”
“好紧张!!”
“p我害羞的要爆炸了!”
开着车的人微微舒了一口气,手上的方向盘打过半圈又慢慢收回,专心看路并不看他。“bas演的太好了,p根本不敢看bas的眼睛呐。”

为什么这么像兔子?!

他突然就想使坏。
“干嘛,怕爱上吗。”

他看到god慢慢的翘起了嘴角,像是在笑。
“啊——”
god的叹息声延长出抱怨的意味,拖延的尾音里带着他惯常懒懒的味道。
“是啊,bas的眼睛太漂亮了。”

他的心里生出一棵摇摇曳曳的小枝条。
很娇嫩的,还带着几颗水珠的小小玫瑰,在他的心里冒出头来,伸了个懒腰,晃晃悠悠的扎根站好。

为什么喜欢god啊?
笑的太好看也算理由的话。

评论(17)
热度(271)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