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菠菜

短,OOC,完。

——————

 

夏天的曼谷仿佛能在人身上烫出一个窟窿。

 

日照时间越来越长。即使到了下班时间,阳光仍然被车窗玻璃割裂成小段小段刺眼的直线,直戳进开车人的眼底。god眯着眼,伸手翻下了主驾和副驾顶上的挡光板。

 

热气在路面上泛起波浪般的透明褶皱,一层层光斑随着视线起起伏伏,前方的拐弯路口像是存了一滩水,发出粼粼的光泽。他盯着那滩水,惊奇于自己35岁的脑子里竟然还存有初中物理的记忆,忍不住就对着这海市蜃楼一般的折射现象发起了呆。

他觉得自己颅内也装着一片海。碎片状的记忆虚虚浮浮的在浪头浮潜,一会儿卷进深处,一会儿又被甩出来。看不清晰,消失的也快,难以打捞和拼合,他也没有深究的打算。

他一面发着呆,一面就看到对面马路的写字楼里开始出现零零散散向外走的人流。

 

不久,他就看到了自己要等的人。

踩着小高跟的女人急急地迈出大楼,和身后的几个同事礼貌的合掌说了些什么,匆匆的越过马路开了车门。

 

冷气被车门拉开的动作抽出一半,又随着闭合的冲力挤进一大团滚烫来。

 

“抱歉,等很久了吗?”

god摇摇头,笑了起来。“刚到,很热吧。”

女人拉开挎包抽出纸巾覆在额头上,“太热了。走吧,先去超市,昨天冰箱就见底了。”

god伸手把风道调低,嘱咐了句别对着脸吹,抬脚把车子推进曼谷晚高峰的车流中。

最近孩子的学习让夫妻二人头痛不已,两个人半程都在讨论补习班该选离家近的还是合格率高的。

离家近的口碑不够好,离家远的怕没个管束。

滚轱辘一样的讨论来来回回也没个结果,转了几圈超市就到了。

god把车泊在地下停车场,锁了车和妻子一起乘电梯向上。

同乘的人很多,他伸手按住门等所有人都搭上才松手。

 

走进超市倒是换了个话题。

换成今晚想吃什么。

 

咖喱锅吧,儿子喜欢。

会不会太热了。

偶尔一次嘛。

 

妻子和一米九二的他比起来矮了很多,他看着妻子挑挑捡捡的选择蔬菜,在边上拽了几个平口塑料袋帮着塞进去,等等一起拿去称重台。

儿子不爱吃胡萝卜,但是煮进咖喱锅就肯吃了。

小孩子口味就是这么怪。

他这么想着,在旁边抓了几根胡萝卜,接过妻子递过来的一把菠菜。

“bas你不是说不吃菠菜。”

他伸出手敲了一把自己胸口附近的脑袋。

“嗯?什么?”

妻子转过头问他。

 

仰着头的姿势总觉得有些熟悉。

他忽然就不受控制的有些舌尖发干。

 

“没什么呀。”他笑着把菠菜塞进塑料袋。“还拿什么?”

“嗯…”妻子拉过购物车看了看,“我再看下土豆。”

 

 

 

买完东西的两个人拎着袋子下降,把东西搁进后座。god让妻子先进去,他旁边抽支烟就走。

“喝吗?”妻子扒拉开袋子掏出杯酸奶,递给他一杯,他笑着摇了摇头,替妻子拉开副驾的门。“马上来,你先开空调。”

 

 

烟卷燃起来带出迷蒙的白色烟雾,他深深地吸了一口,觉得天气还是太热了。

 

夏天是个容易产生幻觉的季节。

 

 

 

又或许不是幻觉呢。

他盯着那团白色的烟雾看。

那个小孩子浑身的古灵精怪,或许早就给他下了什么套也未可知。

 

毕竟那个人最擅长打扰别人,并精于此道。

 

他想起很久之前的每一个午后,光线总是暖洋洋的笼在他身上,让他止不住的倦意横生。

那时的他,尚有大把的时间可以浪费给睡眠。

那个孩子却总是能找到自己,拍醒他的力度不知分寸也不留情面,他总是被突然袭来的拍打惊到窒住呼吸。而每每当他不得不气恼的睁开眼睛想瞪一瞪这个坏孩子时,睡眼朦胧的视野里,小孩的身上总是笼罩的一层毛茸茸的微光。

自己恨恨地抓住他的胳膊,最终还是松开了手。

 

god把烟头拧进灭烟台,转身上车。

驶出停车场的时候,阳光只剩下一点浅浅的尾巴留在天空。

 

 

天气还是太热了。

他捏住方向盘抬头直视这不再刺眼的,正在消失的尾巴。

 

夏天总是这个样子。

 

 

 

 

 

end

——————

 

其实不知道弟弟不爱吃什么。

原本想写芹菜。

人在曼谷却是中国超市说明我是真的在逛超市。

希望…是你们想看的…god视角…(合掌求原谅)

这下全世界真的结束了。


评论(10)
热度(88)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