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是非题(一)



真的OOC

——————

事情要从一周前说起。

一周前的今天,刚考完期中的bas和同宿的狐朋狗友们正约着一起唱歌。

理学院的课程难过登天,男孩子们整夜整夜吃着泡面瞪着牛眼对饮红牛的苦日子终于盼来了甜,且不论考的如何,每个人都窝了一肚子的火等着泄。于是勾肩搭背约好了时间地点,说唱他一整夜昏天黑地友谊地久天长。
单纯如bas以为这是场考后纯爷们会,谁知道他好心好意开开心心提着奶茶一推门,每个人怀里都搂着个妞儿。
我C你们M。
眼睁睁看着自己买的奶茶被傻兄弟们孝敬了女朋友,还被问有没有帮她们少糖少冰,bas伸出颤抖的食指,指向每一个狼心狗肺的人渣,“都躲开!话筒给我!谁都别沾!”

于是他撕心裂肺的唱了整整四个小时的情歌,却几乎都是在帮那群狼崽子的爱情鼓掌伴奏。

十一点,早上还勾肩搭背说着通宵的大家走出KTV,狼崽们搂着女朋友一个个的装醉装傻装打电话,从bas身边泥鳅一般划过,急吼吼的跟女朋友奔赴下半场。留下怒不可遏的bas一个人站在门口,却又拿这群兔崽子没办法。

孤家寡人就只能回宿舍。
bas在心里咒骂着自己这帮傻兄弟,卷起手腕看表。
学校十一点半锁宿舍门,而从这里打车回学校要二十三分钟。
可以说是争分夺秒,分秒必争了。

bas匆匆越过马路,奔到对面的公交站拦出租的时候,看到公交站那里站着个男生。
大学城大多偏僻,bas他们学校更是偏到乡里,这条商业街是学校附近唯一一个还算繁华的去处,也是连接学校到地铁站附近的唯一一班公交。最后一班公交八点半结束,所以这一站总是聚集着晚归的学生们,伸长了脖子和手臂打车或是叫滴滴。
所以他并不惊奇这里有人。
他只是很惊奇,这人怎么这么高。

这人是有一米九吗?!
他透过路灯昏黄的光线望过去,男生穿着很简单的白衬衫和牛仔裤,身材比例漂亮的不行。
这么高,我还没见过。
理学院学生会副主席不禁挑高了视线。

而且。

他装作回头拦车的样子,眼睛滴溜溜的把人看了个仔细。

而且长得好帅啊。

铺在前额的刘海看起来很乖,在昏暗的光线下区分了明暗,显得愈发挺直的鼻梁,脸也很小的样子啊,可惜看不清眼睛…
还没偷看完,一辆出租就停在了bas面前。
靠今天怎么这么快。
他有点遗憾的摸了摸鼻尖,又捞起手腕看了下表。
我靠十一点零五了,真的不能等了。

宿管阿姨锁门总是准点到分毫不差,在锁上的门口大喊阿姨开门的经历又实在丢人的很,他真的不想刚考完就被拦在门口痛骂。

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大高个,心想好啦我真的要走了,脑子里却突然间跳了电。

“同学。”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
“去兰实吗,拼车吗?”

谁tm把我的电闸给拉了?!

bas脑袋里的小bas抱着膝盖滚成一团嗷嗷大叫。

我靠我喊出来了。
但是很正常啊,这附近学生都互相拼的,省钱。
我跟多少个漂亮姑娘拼过车啊我的儿,你都忘了吗。
他喃喃地安慰着脑子里的小bas。
小bas却不理他,鼓着嘴把脸撇到一边,像哆啦A梦从口袋里拽出任意门那么轻松的从怀里拽出一条大横幅,一把抻开。

为色所迷!

bas心想咦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么大的横幅,是花我的钱吗。而且怎么还有个感叹号。
小bas不理他,拉好横幅就从他脑子里气鼓鼓的跺着脚跑了。

他回过神来看见那个大高个愣了一下,接着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手指拨拉两下,然后按灭了屏幕。
“谢谢。”
他把手机装进口袋,“滴滴一直叫不到车。”
bas客气的微笑点头,伸出手指了指。
“你坐前面,你高。”
话说出口又觉得好像有点丢人,bas忍不住在心里做了个咬舌自尽的鬼脸。
“好。”
回答仍旧很简短。

时间也不允许他再继续胡想了,bas赶紧钻进后座,关了车门。“师傅到兰实北门,麻烦尽量快一点。”

一路无话。
也正常,bas心想。谁能跟拼车的聊起来才怪呢。
他从后座只能看见那个人头顶上绒绒的栗色发丝,挪到左边坐也许可以看见他的大长腿,但是会不会太明显。
管他的呢。
bas从右后座挪去左后座,尽管他已经很小心,老旧的桑塔纳仍然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响。
所幸师傅和大高个都沉默着。
bas给自己比了个拇指。
good。

他赶紧在左边乖巧的挺胸坐好,内心满是呼喊。
果然有腿可以看!!!!!
他竟然穿了破洞牛仔裤春光无限耶!!!!!
为大高个打call!!!!!
bas捂着嘴一顿开心。车程却在他千回百转的心路历程里结束的出人意料的快。
师傅一个拐弯,停在了学校北门口。
北门离宿舍楼近,学生们通常都打车到这里。
bas意犹未尽的掏钱包,突然听前座说“师傅,拉交通卡。”
大高个递出了交通卡,滴的一声付款结束。

咦,这么快。

大高个收回卡钻出车门,迈出一步又好像有些犹豫的停了一停。bas赶紧跟着钻出去,拿着钱包说“同学,那个,我给你钱…”
“不用啦。”
大高个冲他摆手,“我不是学生啦…”
“欸?!”
理学院学生会副主席愣住,“老师吗?”
大高个点点头。
难怪我没有见过!
不对…
bas赶紧抓重点:“老师也要给钱啊!是我硬要拉你跟我拼车的!”
“我一直叫不到车才该谢谢你,好啦你还是个学生。”
大高个老师对他笑了笑,打算各奔东西一样转身就往前走。

bas急急的翻开钱包,却发现托今天这帮兔崽子的福,他一路没有花出过一张大钱。奶茶他也用的是微信支付,钱包里还是出门时那几张整齐的百元大钞。

大高个老师已经领先他好久了,这样下去就真的要各奔东西了。
他脑子里却有什么执念硬邦邦的拉着他不撒手。
此时的bas已经顾不上宿管阿姨要怎么骂他了,无所谓,什么都不如面前这件事来的重要。

咦,微信支付。

“老师加个微信吧!”他冲着面前的背影大喊一声。
大高个老师一愣,回头看他。
“老师我钱包里没有零钱。”bas冲着他甩了甩自己的钱包。
“没有就更不用…”“但是老师这么好我要记住你啊!”

bas心想这个人实在也是太高,做什么表情动作都太明显,比如现在,bas轻易地就能从他脸上读出迟疑和犹豫。
会拒绝吗?
“好”

bas心里开出了小烟花。
哎呀这老师,这老师怎么像只小白兔。
“老师我来扫你啊~”
bas喜滋滋的开了扫一扫,面前的人倒是没有再抵抗,乖乖点开了二维码。
头像好可爱哦~
穿着白衬衫的老师弯着腰亲吻巨大的布朗熊的鼻子。
后背的腰线太漂亮啦,bas美滋滋的想。

“那老师怎么称呼?”
“god。”

第二天下午。
一宿舍的狼回房之后发现bas整个人都不太对。
他们逼问bas昨晚走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bas说回来晚了被宿管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怎么被骂的美滋滋?!
几头狼和议之后,觉得bas可能是斯德哥尔摩发作,爱上宿管了。
“所以是哪个阿姨,张阿姨还是李阿姨。”
“要说性格好还得是我们李姐。”
狼群的七嘴八舌bas通通听不进去。
他人生中第一次搭讪哎!
就搭成功了。
还要到了微信号。
按照剧情接下来不就是…
等等。
bas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已经换了新话题的狼群被他挺尸一样的动作吓到,水杯和瓜子都愣在嘴边。
猛然间整个宿舍陷入沉默。
狼群看着bas皱着眉头,露出一个九成迷惑一成恍惚又有那么一丁点娇嫩的表情。

搞什么,我搭讪了一个一米九的男老师,我为什么这么美滋滋。

——————

#gxxoditthipat
​​​​#gxxod0804生日快乐

OOC,OOC,OOC
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见习爱神,差点想把题目也改成见习爱神。
生日还是想写点什么,写的很顺很开心就继续了,真的希望不要打我。

哥哥生日快乐。

评论(21)
热度(171)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