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是非题(三)



god咬牙切齿的掼上车门,转过头对着副驾驶上的bas。
“说吧,是不是故意的。”
这孩子根本不是泡妞,这孩子明显是来泡我的。


正值暑假。

从共进午餐以来已经过去三个月。被发现的bas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和艺术系的女孩子们称兄道弟,和和睦睦的一起挤坐在前排。发给god的微信更是从没断过,从正经八百的“老师今天的课程真让人获益匪浅”到“老师今天穿的也很帅”、“老师我在外面要帮你带一点点吗”,god也从之前鲜少回复转为“中杯奶绿三分甜去冰。”
一切都进行的还算顺利。

开学即将大四的bas和所有临近毕业的学生一样,趁着假期找起了实习。
暑假开始的第一个星期几乎整天都在面试,发给god的内容也自然转为满是生活气息的抱怨和撒娇,god回复的还是不多,却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堆小海豹表情包,他一抱怨就丢出一只来。
每只都能让bas抱着手机偷乐很久。

假期中的god老师也并没有闲着,他在朋友的公司里帮着接项目做设计,bas发消息来的时间点里他总是忙着一场接一场的研讨会,只能急匆匆的抓过手机甩给他一只肥海豹,心里腹诽小孩话真多,下了会来不及喘气就得看他的废话。

夏天是个暴雨经常造访的季节。
但是这场雨来的劈头盖脸又密又急,仿佛能从这扑面而来的气势里嗅出些许故意的味道。
god想,遇见小鬼头之后很多事都变得有些脱轨。

那天晚上六点半左右,god难得没什么事拖延,收拾了东西正打算下班,手机突然嘀噔一声来了消息。
Bbasjtr:好大的雨TUT

god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这才发现在隔音极好的办公楼外,洋洋洒洒的瓢泼大雨把玻璃敲的一片模糊。
god车里常年备伞,没什么可担心的,于是他随手回了一条:
Gxxod:带伞了吗
Bbasjtr:没有TUT

小鬼头丧气的脸仿佛就在眼前。

Bbasjtr:被困在地铁站了TUT

god捞起西装外套挂在胳膊上,有些犹豫的竖起手机敲了敲头。
Gxxod:在哪里?
Bbasjtr:老师楼下。

哈?
god扯了公文包就往电梯井奔。
什么?什么??什么???
窗外的水汽仿佛也侵入了他的脑壳,糊起一大片雾气。
他脑子里有一点混乱。

他新入职的第一个星期遇见那个小鬼。
那只是稀松平常的一天,他也只是出门看一场稀松平常的电影。却没成想被当成学生拉住拼车还交换了微信号。
老师自然不能收学生的钱,他也并没想再有什么交集,只是他初为人师并不知道这种场面该怎么应对又该怎么拒绝。
团子脸的小朋友看起来又确实挺乖的。

谁想得到其实又皮又坏?!

电梯一路向下,他越来越觉得牙根痒痒。

他花了两天双休研究小鬼头的朋友圈。
数量惊人到他几乎觉得翻不到底,不小心划错退出害得他点进去又重头来过。
家庭照宿舍照旅游照聚会照称兄道弟照,每张照片上都是他喜盈盈的小脑袋,配上些有的没的三毛钱屁话。
生活充实,家庭美满,阳光健康的大三学生。
他却莫名其妙有点挂心。
直到那个孩子突然出现在他的课堂上。
新老师上课原本就有些紧张,看到他更是连PPT都讲飞两张。
他忍不住跑到宿舍楼假模假样的掏证件查上周五的晚归,却刚好撞见这个小鬼。
他急匆匆的把阿姨递出来的登记表推回去,学号班级电话号码一个都没记住。

这个小鬼却说要泡妞。

他进了停车场踩了油门就往外冲,越过车窗上密密的水幕,果然在公司门口的地铁站出口望见那个探头探脑的小矮子。
他把车靠在路边撑着伞出去,脚步却不自觉的开始急,鞋底撩起来积水一把一把甩在整洁的裤管上,更是把他气的七窍生烟。
他看到小矮子站在出口,眼睛亮晶晶的冲他挥手。
“老师!”

他几乎是掐着小鬼的后脖子把他提进车里。

god咬牙切齿的掼上车门,转过头对着副驾驶上的bas。
“说吧,是不是故意的。”

“什么呀。”头顶被雨水沾湿凹进去一小块的小鬼甩了甩刘海,冲他笑的狡黠。
god突然觉得内心一片潮湿,雨点噼里啪啦打在车盖上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一点沙沙的温柔。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楼下。”
“哦哦哦。”bas侧过身颇困难的从裤兜里拽出手机,划出微信界面打开god的朋友圈。“这张啊。”
是那天加班到十点半,夜幕降临时他从写字楼窗口去拍外面的点点灯火。
他难以置信的盯着这个小鬼,却看见他冲着自己竖起大拇指。
“我棒吗。”
棒个屁。
god翻了个白眼。

“我问你,你到底是不…”
“老师我今天终于拿到offer了!”
bas一把打断他的话,啪嗒啪嗒乱眨的圆眼睛里盛满喜悦的光。
god注意到他的睫毛被雨溅到有点湿了。
一句你到底是不是喜欢我被卡在喉咙口,god不是很开心,却也知道小朋友工作找的辛苦,敷衍着说真棒。
“老师不带我去吃饭吗?”
“所以你是想跟我一起庆祝才跑来的吗。”
“不是呀。就巧了。”bas笑的像只从鱼缸里掏出鱼来的猫。
不是才怪。
god忍不住凶巴巴:“雨这么大怎么吃?”
“欸哪里都行啊…”出门没看天气预报的bas气势矮了一截。
god盯着他千算万算还是失算的沮丧脸,忍不住八分坏心两分私情的说:
“去我家吧。”

god一面开车一面郁卒。
他本来是想吓小朋友一跳,却忘了面前的人根本是个小鬼头。
小鬼头喊着好好好嘴都笑歪的样子真是…
他不知道该称作胆大还是弱智。
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只能闷头踩油门。
小鬼头倒是自说自话的连了他的车载蓝牙推歌来听,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摇头晃脑打节奏。
放什么《普通人》,眼下的局面哪里普通了?!

——————

bas推开god家大门的时候,内心是紧张而激动的。
三个月登堂入室。
无论按照哪种恋爱形态来看都是刚刚好,一点都不突兀。
哎呀,刚才我用恋爱这个词了吗?
bas脸有点热,赶紧扯起嗓门掩饰尴尬。
“老师你家真大!”
god跟在bas后面换鞋进门,把钥匙搁在门口的鞋柜上,有点无奈的看着翻飞的bas。
和bas想像中的god一样空旷又懒散的屋子。
很大的沙发和地毯,没怎么动过的厨房,木质餐桌看起来质地温和稳定。
沙发上零零散散挂着几件穿过的衬衣,god提起来丢进洗衣篮。
男人的通病,积攒到没得穿才会洗。
去看看卧室会不会太明显。
管他呢。
bas正准备往里迈,god一条胳膊伸过来挡住。
“点外卖?”god摊摊手,“我不会做。”
bas这才回过头。
god的头发被淋得塌了下去,灰色的条纹衬衫也洇湿了一片,裤管湿淋淋的,看起来像一条湿漉漉的傻狗。
“老师你要不要先洗个澡。”
他倒是没想什么别的。“我来做好了,你冰箱里有东西吗?我其实还蛮会做的。”
god眯了眯眼睛。
bas自说自话的继续:“外府的孩子早当家…”
却突然被god捏住了肩膀。
“好。”
他抬起头却看不太清god的眼睛,他也不甚在意的挥挥手,“嗯嗯嗯,你先洗,放心我肯定不偷你东西。”
bas心里盛满给god老师做菜的喜悦,挣了god的手就钻进厨房四下打量。
半天才听见god的脚步声沉沉的离开。

水声响起来的时候bas正沉浸在油锅的滋滋声里。
虽然他也很想看裸身的god老师,但是首先要让自己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融入者,在god的生活里留下他深刻的爪痕。
他在冷冻柜里翻出点肉,保鲜柜里翻出鸡蛋,竟然还找到几份微波米饭,熟练的弄出一份小炒肉和番茄蛋汤。
外府的孩子早当家,他也经常这样给妹妹做,不是什么很难的菜,十五分钟就全部结束了。
他稍微摆个盘子,god就带着湿润的热气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抬头想讨一个表扬,却在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个人都有点呆住。
bas觉得水汽氤氲的god老师太性感了。
god觉得热饭热灶的家庭竟然有点感人。

错开双眼的两个人互相都有点尴尬,god咳嗽两声就坐下来提筷子吃饭,bas楞楞的坐下来吃了三筷子白米。
god觉得东西挺好吃的但是这个气氛怎么让人有点夸不出口,bas机械的吃着白米,食不知味。
最终god还是没忍住,一巴掌呼上了小朋友的头。
“发什么呆,吃啊。”
bas一口噎住,猛咳一阵才回过神来。
气氛还是尴尬,但是有件事必须得先解决,god有点磕磕巴巴的开口:“八点半了,你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
卧槽?
bas这才找回自己的五感,一点手机,已经八点四十五了。
假如气氛没有这么尴尬的话其实他是很想留下的但是现在好像…
bas在桌子底下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努力从餐厅柔柔软软的灯光里把自己捞出来。

“我…”
“你留下吧。”
god打断bas的话,放下碗站起来,“我给你找几件衣服,吃完去洗澡,明天我送你上班。”

——————

bas的脑子差不多已经糊了。
他把自己搓洗干净套上god的睡衣再把自己送到床上,姿态与其说是英勇就义不如说是熟了一半的乳猪。
god看着他这幅样子,原本的尴尬反而轻易的就融化了。
皮到不行的泥猴子突然羞得浑身粉红眼神飘荡,看起来竟然有一点可爱。
但他毕竟还是宠着他的。
比如说明明很忙还是要读他长篇大论的微信。
god从身后抽了个枕头砸过去,正砸在小朋友的脸上。
“我不吃人,你能不能正常点。”
小朋友条件反射的接过枕头,被他逗得笑了一下,一个枕头又砸回去:“知道了。”
枕头从god的脑门上敲过去,god一把捞回来又砸回去:“bas你有时候是不是太不把我当老师了。”
bas干脆跳上床来一个枕头扣在god脸上。
“今天我做的饭!”
砸回去:“谁喜欢我谁活该!”
bas一个海豹扑把god压在身下,两条胳膊抵在他肩膀旁,弯下胳膊埋下头。
“干,干嘛。”
他成功的看到刚刚还得意洋洋的god老师被枕头打的刘海都乱了,眼神左右乱跑唯独避开了他。
bas愈加过分的把脸贴了过去,身体越挨越近。太近的距离里他听见god的胸口咚咚咚咚一串鼓音。
“老师你跟我谈恋爱要被开除的。”
bas摇头晃脑有点小得意。

却突然被抓住了下巴。
god握着他的腮帮子,眼睛黑沉沉的望不见底。
bas看出god的眼底有些什么毅然决然的东西正在往外冒,他赶紧收起玩心。
“我投降我投降我投降!你愿意我还不愿意呢!”
god却是笑也没笑。
“谁要跟你谈恋爱。”
腰间突然一紧,bas感觉自己被这个温柔的握力甩了一圈,眼前一花落到了床上。
god离他太近了,近的他几乎看不清god的脸,还来不及有心跳就被捏着下巴贴过了来。
第一个吻落在唇角,绵延的潮湿的滑上他的嘴唇,滚烫的气息逼得bas陷进被子,怕烫一样的微微发抖。
god仔细的吻住他,气息越来越温软。虚虚浮浮的点吻使着坏越吻越高,像是要脱离开黏在一起的嘴唇,勾的bas迷蒙着眼睛哼哼地挣扎,费力的抬起脖子往上找他。
闭着眼睛抬头索吻的小朋友看起来纯情又甜美,god托起小朋友包子一样的脸,最后一遍舔过他的嘴唇,舌尖和手指微微施力就抵的他喘息着张开嘴。god顺着牙床舔过他的上颚,有些粗糙的舌头卷来一阵酥酥麻麻的电流,bas被吻得意乱情迷,电流弹上大脑皮层,禁不住喘息里带上了哭腔。
夺得主权的god越吻越深,他开始觉得bas像一口井,越往深处越甜,直吻得bas从喉管里渗出黏腻的喘息。他放开压制bas牙关的手,热滚滚的温度从颈侧抚到后颈,引着bas仰头主动吮住他的舌头。小朋友实在太好亲了,god忍不住有点用力的按住他的后脑,愈发深入的把交错的口腔联结在一起。
一顿放肆的热吻之后god才放开他。
被吻到天旋地转眼睛失焦的bas红着脸,怔怔的望着他。
god气不过,压下去对着吻到水亮的嘴唇又舔了一圈。
“我耍流氓。”
再舔一圈。
“告我去啊。”


“不告。”
半晌,小孩子才闷闷的回答。
他抿了抿嘴唇,拉住god胸口的衣服。
“喜欢你。”

god低头看着bas,看了很久很久。
他伸手捏住bas的脸颊肉,力道不轻。
“你怎么就这么坏呢。”
bas笑着看他,伸手拍开那只捏的他有点痛的手。
“好啦老师,睡觉。”


tbc
——————

我爱是非题。
永远写的这么顺。

评论(29)
热度(213)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