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是非题(四)

 


god思忖这一切是不是有点太水到渠成。


当晚小朋友拉了他的手沉沉入睡,他却总觉得心里堵着些什么,怎么也睡不深,以至于第二天早上他盯着不知怎么窝进自己怀里的bas还有点恍神。

小朋友的睡脸很干净,皮肤在晨光里带着点剔透,是专属于年轻的透明。god却觉得心脏被拽开了一个小口,细细密密的发痛,忍不住埋下脸亲了一口小朋友的额头止疼。

清晨刚冒出的胡渣却有点刺人,小朋友被扎到鼻子,轻哼着开始转醒。

“老师…”

“嗯?”他忍不住放软了气息。

“老师——”

小朋友仿佛还在梦里,把鼻子挤到他怀里蹭来蹭去,伸出胳膊去抱他的腰。

他便很放心的任他磨蹭,又往下挪了挪,伸手把小朋友的头按进自己颈窝。

小孩子实在太软了,god要很用力的忍耐才能忍住把他按进自己身体里的念头。

太用力会弄醒他。


小朋友很舒服的哼哼着,在他脖子里发出软软的吐息:“不想上班。”

“醒了?”

他开始感觉到有睫毛在他脖子上忽闪忽闪的挠。

“嗯。”

鼻音浓重的回答。

God握着bas的头,捏了捏,微微拉开一个能够直视对方的距离,想说点什么。刚转醒的小朋友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伸手就糊住他的嘴,乱来的力道连嘴角都被扯歪过去。

“我总觉得你想说点我不爱听的话。”软绵绵的小朋友皱着眉头认真的看着他。

God心想快松手我嘴歪了口水快滴下来了。

小朋友却忽然闭了眼睛,扎实的吻在捂住他嘴巴的自己的手背上。

很轻的啵的一声。

小孩子身上温和的奶香味一阵风一样撩过god的鼻尖。

“别说话。”

Bas皱着眉毛松开手,god却突然从后面捞住他的后脑勺不让他走,眼看着就要吻过来。

“不行没刷牙!!!”

小朋友迅速的往被子里逃,却被god抓住腰侧,两个人在被子里打成一团。

“不刷牙…”

小朋友用劲推着他的下巴。

“绝对…”

推不动,干脆把手收回来去掰腰上的手。

“不行!!!!!”


God饕足的把小朋友一起从床上拉起来,拎着去刷牙。

小朋友可能是有仙气,跟他在一起就什么都懒的考虑。



好在上班没有迟到。

看着小朋友屁股着火一样下车就跑,God停在公司门口挂了空档,松下一口气来。

设计师的工作弹性太大,和理科小鬼头果然不能比。

他握着方向盘想了两分钟心事,小家伙的微信就跳了出来。

Bbasjtr:safe!


于是接下来的整个假期,小朋友都赖在了自己家里。

他拖着行李箱进来的时候还振振有词。

“公司离学校远,我是外地人。”

好吧,实话说很开心。

god只是觉得有点迷茫。

他仿佛离一个答案很近,又觉得动笔起来有点模糊不清。

而且说实在的,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他忍不住替小朋友考虑起未来。虽然明明是小朋友主动跑来要敲掉他的未来。


暑假其实只有两个月的时间。

大四的开幕伴随着毕业的重压。实习要继续,教授要沟通,论题要拟定,课程还剩一点,bas瞬间就变得忙成一团,开始在god家和学校间来回流窜。

而god其实稳稳的住在教职工宿舍,只有双休才会回家。

而且每次回家,面前都是一只死了的小朋友。


“老师我想去卖海南鸡饭。”

周五下午,god舟车劳顿两个钟头赶回家之后面前就是这样一幅光景。

“我去卖海南鸡饭你还要我吗。”

小朋友趴在床上,脸埋在被子里,说话带着累极了的拖音,闷在被子里就更显得死气沉沉。

God抚抚他头顶滚乱的毛。

“不要。”

小朋友也不抬头,趴在被子上翻过手心竖起中指。

“可以,很棒。”

他闷闷的说。

“仔细想想你去卖我也不要你。”

God去敲他的头,“我还以为你要说不管我怎么样都喜欢呢。”

埋在被子里的小孩子摇摇头,被子上的皱纹跟着他的动作滚了滚。他伸出一只食指,举起来在空中挥了半圈,“我对你的爱是有条件的。”

死小孩。

“那我也是有条件的。”

God抱着胳膊冷笑一声,好整以暇的开始等。

三。

二。

一。

小朋友果然爬了起来。

“什么条件。”

哼。

God忍不住得意于被爱的有恃无恐。

“你要毕业。”

“那完了。”bas一个翻身又躺下了,肚皮朝天。“你不用爱我了。”

“也行。”god拍拍手站起来,“晚上吃什么?”

“不吃,饿死。”

“也行。”god爽快的转过身往外走。

“goditthipat!”不出意外,背后传来气急败坏的喊声。

God转过头:“吃什么?”

“吃你!”

Bas一个虎扑跳上了god的后背,动作敏捷的扒住他的肩膀,god倒是没想到他来这么一手,一个冷不丁被地心引力拉倒,两个人一起摔翻在床上,他反应极快的翻过身来压住bas,攥过小朋友的手腕按在脑袋两侧,低下头就吮住了他的嘴唇。

最近小朋友被吻顺了很多,接受的速度也快了起来,他的舌头很轻松的抵开牙齿探了进去,勾住bas的舌头开始吃掉他这个时隔五天的亲吻。

Bas是真的好吃。嘴巴再坏再硬,一亲起来就全身都软下来了。眼睛里迷迷醉醉地闪着懵懂的光,手却不老实,一直要在自己腰带附近蹭来蹭去,god每次都要在热血上涌之前踩自己的刹车。


小朋友已经开始舒服的喘气了,god也觉得再亲下去要坏事,于是果断的松口,意犹未尽的最后一个吻落在耳朵边,接着直起身来。

“BasSuradej我告诉你,搞清楚谁吃谁。”

“然后告诉我,晚上到底吃什么。”


五天真的有点长,god想。

他也不太想上班了。


最后他带着吹胡子瞪眼的小朋友吃了海南鸡饭。

小朋友一边吃一边嘴里嘟嘟囔囔,他仔细听了半天才听清一句撩完就跑。

活该。

是你叫我别说的。


寒假bas回了家过年。

离开的一个月里god每天能收到成山的微信。

埋怨那里没有一点点,埋怨今年没有压岁钱,埋怨这次六级好像又过不了,埋怨自己又胖了。

却只在除夕夜里零点的那个电话里软绵绵的说了一句说想你了。


god一只手堵着半边耳朵抵挡四面八方传来的礼花鞭炮,笑着回了一句知道了。


————


毕业之前bas终于结束了实习,回到学校里一心准备答辩。

他开始继续一节不少的来上god的大课,与之前不同的是他不再和女孩子们一起挤在前面,而是跑到最后一排蒙头大睡。

God站在讲台上看着他睡成一团,内心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是很成滋味。


下课后他敲着课桌把bas叫醒。

“太累了就不要来了啊,整天来还一直睡。”

Bas打着哈欠伸了一个长长的懒腰。

“不要,听你的声音才睡得着。”

好啦。god心想。

不跟他闹了。

最近是真的累到他了。


倒是同宿舍的兄弟看着bas还在准点上课,拍着肩膀八兮兮的来问:“Bas你的妞还没泡到吗。”

bas正忙着改超了百分之三十的查重率,头也没抬的答:“没有。”

“god老师这么难泡吗?”

“????”

bas猛然间被惹红了脸,手一哆嗦打在键盘上压过去一串@#$%^&*()_+#*![<{|·¡}>]¿。

“喂你们…”

“我们什么。”

“我看起来就这么弯吗…”

“是啊,哪有直的去KTV会买奶茶来喝。”

bas的脸涨的通红。

“哈?!很好喝啊?!”


正坐在办公室的god老师收到了一条微信。

Bbasjtr:我有过三个女朋友。

Gxxod:?


看似永远走不到尽头的撰写和修改也竟然有结束的一天。终稿上交的那一天,bas一个人回了god的家里。

god老师还在学校里手把手的教学生用3Dmax,bas已经拽了一件god的衬衫蒙在头上,滚进床里睡了起来。

他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躺在这张床上,和这件衬衣的主人睡在一起过了。

他没有告诉god自己回来了,很安静的给自己充了个电,然后继续投身进答辩的准备里。


————


学位授予的那天god一直站在大礼堂的门口等。整个理学院有一千多号人,他打算耐耐心心的在门口听完一千多号人的名字。

在有一搭没一搭的等待时间里他干脆数了数自己和小朋友的经历,然后惊奇的发现在过去的一年半里,一直没把小朋友吃掉的自己真是十足十的了不起。接着他觉得自己这种为人师表的执旗手,理应去要一点奖励。

他掏出手机给小朋友发了条微信。

Gxxod:我在礼堂门口。

Gxxod:结束了出来找我。


没多一会儿他就看见一个熟悉的小脑袋钻过人群,几乎是跳到他面前。

“老师!”bas跳过来给了他一个巨大无比的拥抱。

“喏!”

他眼睛发着光递过来一本毕业证一本学位证。

“嘿嘿嘿今天我毕业了。”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多余的衣料塞进了牛仔裤腰里,却奇异的看起来年纪很小很轻,胳膊上托着一件学士服,冲他露出狐狸一样的贼笑。

god拽着他进了洗手间又把门带上。

回头看他的时候有点无奈的笑了笑。


伸出手的时候还在控制自己的力气。


god托住他的左脸,食指和中指夹住他的耳垂温柔的磨蹭。

低下头的第一个吻落在额头。

“从我第一次见你,你就坏的不行。”

第二个吻落在鼻尖。

“今天你毕业。”

god发现自己的喉咙里已经开始渗出难耐的抖音。

第三个吻落下之前,god贴住bas的鼻尖,像是逼问又像是给他选择权,停留在bas嘴唇前只一分的,好像轻微的张合就会碰到的距离里,在那个微小的缝隙里盯住他的眼睛发问。

“要不要做我男朋友?”


“要要要要要要要!”

他有一长串的要要要含在胸口闷在心间排着队冒出喉咙,god却不许他再说下去。他率先迈过那个已经并不安全的距离,呼吸紊乱的贴住唇缝吻住自己。

“好了知道了。”

“我也要。”







tbc

————


很后悔,不该因为觉得可爱就写什么大学生。

差点不知道该怎么让他毕业。




评论(21)
热度(198)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