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exgod)最后一天

短/完/今日实时


————————


tae对god的形容词是完美。


god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正在后台换衣服。

空调不够机敏,舞台上的灯光烤的他汗流浃背。大功率电扇被推到面前呼呼的旋转也仍然不够,他扯开耳返去擦自己鬓角的汗,刚擦一下就立刻被化妆师打了手,喷雾的细密水珠落在脸上,粉饼旋即跟着降落。下意识闭上眼睛的时候听见前台轰隆隆的麦克回音传过来,主持人让tae用一个词形容他,许是在意语种不同对传达的局限,tae回答了一句perfect。


实际上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说。

tae上一次评价god的时候说的是:“弟弟他啊,什么都不需要做,站在那里就很帅了。”


粉刷在god脸上一顿描画,刷毛有些糙有些痒的贴着他的轮廓打圈,闭着的眼睛就有些不想睁开。

他又犯困了。

每当他想逃避的时候,只需要闭上眼睛就能拉下自己的电闸。

是一种天赋。


他觉得能有今天都是老天爷赏饭吃。

比他大五岁的哥哥其实是个比他完美的多的人,会唱歌,能跳舞,弹吉他,又很温柔。最重要的是肤色古铜很有男人味,和一直被嘲笑像个小白脸的自己不同。

如果可以的话,他其实想成为p‘tae这样的人。


脖子被化妆刷的杆尾拍了拍,他睁开眼睛,化妆师示意他时间不多快点换衣服。god从挂架上取下下一场演出的深色衬衫,开始解自己的领带。

太热了,他的白衬衫几乎渍透了汗水。


这套衬衣领带是他们最初定妆时的服饰,随着第一季的落幕,故事画了一个圆圈,点与点的交接落在这里再合适不过。

God是剧组最快睡着的人,而tae是剧组里最早离开的人。

他们在生活习惯上都有些细微的格格不入,在Kimmon轻松的和弟弟们打成一片的同时,他和p‘tae却始终有些圈外,和大家隔着微妙的距离。


而p’tae又与他不同。他被所有人认为难以亲近又冷冰冰,每个人却都觉得p‘tae温柔。

连他自己也这么觉得。

P’tae明明和他一样话不多,大家为什么都觉得他暖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揉了揉头发又想睡过去。

却有人突然靠近,用什么东西敲了他的肩膀。


他睁开眼睛,敲了他肩膀的东西是一瓶水,而握着水的手腕上有一枚小小的齿轮。

Tae穿着工程学院的深蓝色校服,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学生。

“到你了。”矿泉水瓶被塞进他交叠在腹部的手心里。

“喝点水再去。”


几乎是立刻,门口就冒出了经纪人的脑袋。

“God你赶快…”


他望着p’tae离开的背影,捏了捏矿泉水瓶带着冷蒸汽的瓶身,拧开瓶盖喝了一口。

起床第一件事是要喝水这种事,真是妈妈才会嘱托的话。


“来了。”



他在舞台上其实没有多少要做的事情。

歌是别人唱,舞可以划着水,他搂着蹦蹦跳跳的bas在舞台下拍手,余光看到tae领着tee认真的去握每个女孩子的手,台风很好,看起来专注又温柔。

God突然觉得也许是自己功德没有做够,他是真的想成为一个温柔的人。


后来他会经常找p‘tae聊聊心事,22岁的他对现在和未来都有些迷茫,剧情的争议性总是让他身处舆论的中心。而他其实是有些懒的人。p’tae很温柔的并没有当他是个孩子,会听他絮絮叨叨说很久的话,然后说god真的很好了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就行。

而他确实只是需要一句鼓励。


他是个有些自负的人,不然也不会把stay humble写在帽子上了。

他也怀疑p’tae明白他的自负。



粉丝都看出他对p’tae的好感,偶尔会撺掇他们搂在一起拍照,和全泰国最可爱的bas suradet不同,这个人与他比肩而立,在气势上甚至超过他。

他却觉得非常开心,有一种神清气爽的自如。

揽过的腰背和自己一样坚实,显出薄弱的反而是他自己。


P’tae真的是个很完美的人。


他们不用送彼此回家,用不着照料彼此,却都足够温柔,可以成为彼此的依靠和力量。

一个是门面,一个是心脏。


他坐在台阶上看着p’tae站在话筒架前弹吉他,tee拉着copter满场跑最后奔回到tae身边给他揉肩,p’tae侧过头看他,露出柔软的笑脸。

他觉得挺好的,这个距离真是相当好了。





end


————————

可能是写过最短的东西,但是写的很爽。



评论(58)
热度(80)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