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蓝胡子(一)

——————


“又撞了。”

bas趴在方向盘上打电话。


听筒里传来不太大的叹气声,像是在走廊,语句边缘镶着一圈嗡嗡的共振,沉沉的敲在他耳骨上。

“严重吗。”

他歪着头把手机夹肩膀上,松了右手换了左手去握:“保险杠断了。”

“有受伤吗。”

“没有。”

“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了吗?”

“嗯。”bas用额头顶住方向盘环形的握圈,右手腕落在坐垫上,弯着指节抠住运动裤的红色边缝。“正在赶过来。”

“你啊…”

God的声音锁在听筒的防尘网里,是很沉得住气的发音方式。

“处理好了传位置给我,我来接你。”

“我可以自己打车。”他抠着那条红色镶边,在指间掐住很小的一截。

God又叹气了。

他说:“别说口是心非的话。”

“好喔。”

“那我还有会,先挂了。”

bas刚把隐隐发烫的手机丢在副驾,玻璃就被敲响。他降下玻璃,年轻的交警冲着他行礼。

“您好。”

Bas礼貌的点头。

“您好。不用划分了,我全责。”


买车的时候god问他为什么一定要选mini cooper,他觉得男人还是要开再大一点的车。

“这款像女孩子买的,而且太便宜。”

他犹犹豫豫还是说出口。

Bas看他皱着眉头,有点不满又很在意自己反应的样子,觉得有点好笑。

“二奶车呀。”

他笑着用肩膀撞他,旋即钻进驾驶室关上车门,放下手刹踩了出去。

在试车场兜了一大圈,驶回原点的时候bas发现god还是站在原地,太阳稳稳的落在他头顶,笼罩住他的全身。

连沮丧的样子都很好看的这个人。

不愧是自己喜欢的人。

于是他拉开车门下车,对抱着材料的销售说:“今天能提吗,刷卡。”


God总说他带刺,其实没有,他只是喜欢看god拿他没办法,有点灰心的样子。

毕竟是什么身份,就该开什么身份的车。


他刷着god的副卡,油性笔滑润的滚过签字栏,落下自己的名字。



是所谓的办公室恋情。bas工作的外资企业创意部空降了从海外重金挖来的新总监。新总监履历辉煌漂亮,连婚姻生活都不同凡响。离异两次,目前是第三任太太,还有一个女儿。

公司里的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外国人的婚恋观是不是真的不太一样,bas却看着维基百科上的那张小照片出神。

真的是非常英俊的人。

眉目舒展挺括,眼睛里带了一点点笑。看起来非常温柔。


后来在床上才知道照片里的眼神都不是真的。

他望着自己的眼睛里总是透出火热滚烫的光,带着捕杀一样的围追堵截。bas一丝招架的力量都失去,在炙人的温度里缴械投降。


新总监的迎新会上,大家都喝的有点多。

他们分成两桌坐。前菜尝过,bas和同事们抬着酒杯去领导那桌挨个敬酒,创意部女生多过男生,他在旁边拦着护着一圈下来,已经是十杯下肚。bas的酒量并不差,连着敬的速度却是太快了,一口干连着一口干,实打实的白酒让他觉得脚底虚浮。bas拉开包厢门喊过服务员给所有人添茶,顺势退开去了洗手间。

解决完问题之后刚往外走,却被急匆匆冲进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他来不及看清是谁就被兜着抱住,那个人环着他的后背捂住他的嘴,在他的耳边急急的说“嘘——”


“god…god!”

洗手间门口传来主管醉醺醺的喊叫,旋即就有一串乱糟糟的脚步声和说话声。劝回的声音里夹杂着主管的“再来一杯”“没醉”和“god人呢”,喊着喊着声音就没了,走廊里传来七手八脚拖着离开的声音。

猜出他在躲什么,bas忍不住窝在他的手心里笑出声音。

“你们主管一直这样吗。”god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拧着眉毛做出一副难捱的表情,低头看他。

“嗯,喝起来停不住。”bas转过脸来冲他点头,脸上带着没收完的笑容:“总监好。”

“Bas Suradet。”god忍不住跟着笑,念他的全名。

“总监记人真快。”

God却冲他轻轻眨了一下左眼。

“没有,你长的好看。”


他从交警大队走出来,又打了电话叫人把车拖去4S店,一切处理停当之后,太阳划着浅粉色的光线,在建筑物的缝隙里缓缓下沉。他站在门口给god发了实时位置,然后盯着属于god的小圆点一点一点的穿过街区靠近过来。

因为驾车而移动极快的小圆点,在他心里塞满期待过剩的酸。


不多时,那辆熟悉的黑色宾利就在夜幕降临前出现,掉过头穿过两条车道停在他面前。

他拉开车门坐进去,还没来得及去扯安全带就被启动的后坐力往前一推。

滴滴滴的提示音吵得人心烦,bas费力的翻过手腕去拽身后的安全带锁舌。

“真的没受伤?”他用余光看见god偏头看他。

“真的没有。”

拉得太重转收器有点卡住,他放缓了手劲,咔哒一声按进锁扣里。

“那晚上想吃什么?”

“你不回家吗。”bas终于抬头看他,在橘红色的暮色里接过他比光线更软的眼神。

“想陪你。”


于是去了bas家吃泡菜炒饭。

和从小被家人围绕着长大的god少爷不同,bas只是个普通人。从读书时起就是独自一人从外府上京,手艺承袭了妈妈,是相当温软的家庭味道。

设计界的人饮食大多小心,bas也不是很喜欢做这种油沥沥的东西,只是有天实在冰箱太空什么都拿不出,他有些沮丧的端出这个,却没料到自己替他做过那么多菜,这道竟然最讨god喜欢。偶尔在god加班太晚的深夜,还会收到让他做好等自己来吃的信息。

后来家里就会常备些泡菜。有时god几周都不来,那些气味浓重的酱渍物就会在冰箱里默默闷出些腥酸,连住在同一层的酸奶盖都染上浓重的气味。


撕开酸奶舔锡纸盖的时候就会想他。


他拉开冰箱把那盒泡菜翻出来剁碎,god站在客厅里脱外套。

他扯开领口把衬衫扣子解开到第二颗,弯着手肘挽袖子,bas剁着剁着就有点走神。

经常运动的关系,他的手臂线条里流动着有力的肌肉弧线,手背到小臂间蔓延着性感好看的青筋,手指很长,手腕上的黑色宇舶也很帅,都是bas最喜欢的样子。

这样的人为什么会喜欢自己做的泡菜炒饭。


他正低着头发呆,突然就被揽住了腰。很轻的气流扑在他的耳朵上,问他:“在想什么?”

想你啊。


Bas自然不会说出口,他偏过身用后腰撞了撞他。

“把电饭煲里的饭盛出来。”

身后的人倒也不缠,爽快的松开就去盛饭。


炒饭做起来很快。

材料备齐大火一点立刻就能出锅,只要油量适中就会有很好的口感,他其实并没觉得自己做的很好,面前的男人却总能吃下去两整盘。

衬衣即使解开领扣仍然显得仪式感十足,他有些好笑的看着英俊的创意部总监几乎把头埋在了盘子里。

“很饿哦。”

“中午来不及。”

话音里带着囫囵吞枣般的赶。

虽然是周末,总监的工作时间和他仍然天差地别。bas也不多问,起身倒了柠檬水给他。


“车子要修一周?”

吃到快结尾时速度终于慢了下来,god用勺子划开最后一块没切断的泡菜,抬头问他。

“嗯,要排队。”

“我有辆旧点的GranCabrio。”

God仰着头吞下最后一口,用虎口在嘴边草草的蹭了一下,起身去掏自己搁在沙发上的西装口袋。

“在公司停车场。”

他走回来坐下,把钥匙从桌上推过去。

钥匙圈滑过大理石桌面,发出硌啦硌啦的声音。


银色的三叉戟仿佛要刺进人眼睛里。


“不要。”bas笑着推回去,“谁都知道是你的。”

“而且太贵了,会吓到女孩子。”

“你打算去载哪个女孩子?”god探过桌子去攥他的手,声音里带了调笑的意味。“我喜欢你开我的车。”

God笑起来眼底会有可爱的卧蚕,看起来凸凸弹弹,让人很想吻他。

于是他顺着自己的心意站起来,弯下身递出嘴唇,在god眼睛上很轻的吻了一下。

是很薄的,很甜的,很香的,god的味道。


极薄的眼皮让温度传导的太快,god缩了缩瞳孔,捏着bas的那只手就从手背轻抚着后退,钻过指缝弯着指节,缠绵的勾住他的指尖。

“bas。”

God呼吸紊乱的鼻尖已经贴上了他的侧脸。

bas顺着god垂垂的眼角吻去太阳穴,黏连的拖着嘴唇吻到耳边。


“该走啦。”


有风从阳台吹进来,god僵着嘴唇笑了起来。

“你真是带刺。”

他拉过两个人交握的手翻过来展开,把脸埋了进去。







tbc

——————


立意是想写一个满头狗血的曼谷爱情故事。

我一直特别想让弟弟去饰演身上很多负担和黑影的角色。

扇巴掌与被删巴掌的戏份。

我觉得他是个很好的演员。


不过写出来就差很多。

明明我脑子里已经打成一团了。


评论(50)
热度(207)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