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热海



短/完/完全OOC/弱智预警
就这一次吧,想涂掉他的性格。

————————

他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自己的送别派对。
满室吵闹的乐音和拼酒的喊叫让他几乎错失了这个来电。
大概是响了太久,久到他刚点了接听,对面就传来挂机的嘟嘟声。他还来不及放下手机,同样的名字又急匆匆的挂了回来。
矮冬瓜三个字在屏幕上闪烁,他划开接听,跨过茶几沙发往窗边走。
太吵的室内让他什么都捕捉不到,极力把听筒贴近耳朵也只能听到轻微的呼吸。
“bas?”
他旋开玻璃窗的锁扣,把半边玻璃推了过去,室外的暖风紧紧贴着铝合金框的缝隙,急不可耐的沿着退开的尺寸钻进屋来,把他抱了个满怀。


“你现在,方便出来见一面吗?”
他觉得有点好笑,那个孩子用恳求的语气对他说话,这还是第一次。
“你在哪里?”
他听见听筒里传来什么东西翻倒的声音,底楼的声控灯霍然亮起。
“还是不要啦。”他探头出去却看不见什么。声音里带了笑意,“我不喜欢看男孩子哭。”
窸窸窣窣的捡拾声突然停止。
他转过身靠在墙上,耐心的等了半分钟,话筒里传来鼻子堵住的“我没哭啊。”
他回过身拍了拍朋友的肩又指了指手上的电话,扭开门走了出去。
关上门之后的走廊上过分安静,他开始能听得清电波那头被压得很低的啜泣。
有风吹过来,热滚滚的风带着避无可避的夏日高温贴住他的全身,让他烦躁。他拧着眉毛,声音里就带了点命令。
“别哭,我不知道怎么安慰。”
哭声却突然像铺开的雨一样,密密麻麻的穿透电波打在他耳膜上。
窒息一样的喘气声让他开始担心这孩子会不会过呼吸,认命的开始下楼。

“我可以解释的。”
“我真的,可以解释的。”

汹涌的哭声里带着砂石,滚过他的心脏。

——————

他在图书馆走廊里被矮矮的小学弟拦住,满脸通红又没轻没重的把情书信封的尖角捅在他胸口,他被吓得往后一缩,却也没忘记伸手拽住急着逃跑的小孩子。
“你…”
他一手捞住情书一手抓住人,斜挎的书包直接从肩膀掉下来重重的摔在肘窝,里面沉出天际的四本医学辞典带着震断他胳膊的力度坠着包带,直接勒住血管。他几乎是翻出白眼来,把小孩子扯进自己怀里。
“喂,你!”
他胳膊痛的要命,小孩子还在胸口挣扎,猛低着头的样子让他除了绒绒的头顶和发红的耳朵什么也看不见,他干脆直接松开抓他的手,就势把书包从胳膊上甩出去,用抓着情书的手猛的去扇他的后脑勺。

啪的一声。

怀里的人立刻安静下来。
他提着胳膊弯了弯,握着拳头去舒缓疼痛,就听见极轻微的抽鼻子的声音。
他有点泄气的把情书换给那只废了的胳膊,用另一只手去抬小矮子的下巴。
手指刚一触碰就感觉湿漉漉的。

“没有人告诉你表白的时候要让别人看清楚脸吗。”

果不其然,皱成一团的脸上啪嗒啪嗒掉着眼泪。
“我如果看完了很感动,找不到你怎么办。”
哭湿的脸蛋一点也看不出美丑来,他有点烦躁的伸出拇指去擦那些不断滚落的水珠。
“我不喜欢看男孩子哭。”

那张脸却越来越湿透,眼珠子都要肿起来一样的程度。
“我都看不到你长什么样。”他嘴里咕噜着不满,把小孩子的头拍进自己胸口,按着后脑勺在胸口的衬衣布料上揉了一把。
刚打算松开手,小孩子却忽然爆发了巨大的哭声,一把搂住他的后背紧紧的扣住。
“图书馆…!”
他惊的一抖,猛的把小哭包的头按进自己胸口闷住,抓住他的肩膀踢着自己的书包逃进了旁边的安全通道。

“别哭了!”
他用脚踢上安全通道的门,感觉自己胸口那片布料越来越湿透,水珠沾湿了他的胸口,还有往下流的迹象。
“我把你从楼梯上扔下去了啊!?”
“你不是喜欢我吗,啊?!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你…”
他气到郁结,偏偏一只胳膊不能用,干脆松了全身的力气随他去,在小孩子头顶上手嘴并用把情书拽出来看。

“你为什么连个名字都没留?”
他嘴里叼着信封含糊着开口。
“我要是没拉住你你打算怎么办?”
“喜欢我三年…然后就这么对我?”
“第一次见我在图书馆…我不爱读书啦只是课太难。”
“我确实很温柔,谢谢。”
“不是我在哪里光在哪里,是我喜欢靠窗睡。”
“你既然好不容易鼓起勇…”
“好了!”
他觉得腰间一松,鼻音浓郁的声音里,小矮子松开了他。
“不要读了。”
依然低着头,退开的距离里能看到通红的鼻尖。
“好啊。”他手嘴并用的把情书塞好,捏在手里。
“替我拿包然后送我回去。”
小矮子的身体抖了一下,抬起哭成猪头一样的脸看他。
“胳膊。”
他抬了抬胳膊,原本发红的肘窝已经染上一大片紫色。

他好好使唤了这个小矮子一周,紫色才渐渐消退。
小矮子的脸倒是第二天就恢复了原状,是白白净净圆滚滚的可爱脸颊,非常正好的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就干脆趁着一周结束快要痊愈矮子进房间送早饭的时机,按住矮子接了个吻。
吻起来就有点忘形,生物钟像是坏掉一样。他不知道小矮子亲起来是这么软又娇,越吻越深的动作里就带了点凶巴巴的强迫。虾粥脱手翻在地上,小矮子呼吸不畅,睫毛一抖就有大颗的眼泪滚下来。

好吧。
他把叹气咽进心里,挪开嘴唇吻掉那颗眼泪。抱起小矮子放在床沿,去收拾满地的粥。

后来就经常一起去图书馆。
他是注意力很集中的人,读起来认真睡下来也入神,通常听不到外界的声音。小矮子是理科生,写写算算的东西特别多,总是趴在他身边大刀阔斧的刷刷开写。时间长了他开始觉得那些沙沙的写字声特别安神,让他做什么都觉得舒适。

有次他从浅眠中醒来,矮子却不在身边。他带着三分玩心起身去书架中间找人,很快就在闲书那一架发现了那个毛茸茸的头顶,托着一本伍尔芙在读。
矮子低着头,脖子微微弯曲的弧度看起来特别顺眼温和,白皙的颜色让他特别想去吻。
于是他就去吻了。
他偷偷靠近,伸手捂住矮子的嘴,把他拖去书架侧面仅一人宽的铁皮板上按住。
撤开手就吻了上去。

矮子很乖,吻起来真的很舒服。
他适时的退出,在脖子上啃了一口,又上去堵住嘴里小小的惊呼。
真可爱,他观察矮子微微发红的眼睛。
里面装的喜欢满的可以溢出来。


校庆是非常热闹的一天。
他窝在学生会忙了一整天,直到夜幕快要降临才被放出去吃饭。
校庆的最后一项是草地音乐节。搭在学校空地上的简陋舞台此刻灯火璀璨,围满了开开心心的学生。
他无心去看,拉着好友往食堂走的时候被好友捅了胳膊。
“那不是你的小跟班吗。”
朋友指着前面对他说。
“旁边是谁,女朋友?”

人挤人的缝隙缺开一块,矮子和一个女生站在那里摇晃着荧光棒。
他从后面只能看到两个人相视而笑的侧脸,女生挽着矮子的胳膊跳了跳,两个人把头凑在一起不知道聊了什么,笑倒在一起。

那个在他面前一直是矮冬瓜的爱哭的男孩子,居然足足比身边的女孩高出一个半头,低头对视的样子看起来很像某种青春爱情,相配极了。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没对矮子说过要不要在一起。

——————


出国其实计划了很久。妈妈在国外,他也想留学,只是时间点卡在这里显得有点尴尬。
就好像他在吃些什么飞醋操些什么闲心。

他当然知道矮子喜欢谁。
他只是觉得矮子还能有其他的选项。

他下到底楼的时候矮子果然还是蹲在地上哭。怀里抱着一个牛皮纸盒子,可能就是刚才弄翻的那一只。

他陪着他蹲下来,把电话挂断,喊bas。
矮子哭着说话,眼泪滴在纸盒上晕开一片水迹,呼吸困难的对他解释些什么。

“bas。”
他看着矮子哭的一塌糊涂的猪头脸,微微的提高了声音堵住话头。只是这次不能再去擦他的眼泪。然后用很笃定的语气说:“你很快就会把我忘掉的。”

“不会的。”矮子呜呜咽咽的哭。
“会的。”
“你为什么要替我保证。”纸盒几乎被淋透了,“我会等你的,我会一直喜欢你的。”
“不会的。”

他重新登上楼梯的时候朋友正在走廊上抽着烟。
他拍了朋友的肩膀就打算进门,却突然被叫住。
“god。”
“你有点过分。”

他搭住门把的手颤了颤,旋开门走了进去。

——————

他没想到会是矮子来接他的机。
三年过去了,矮子也没有长高,只是更瘦了,圆滚滚的脸颊开始透出颧骨的形状。还是抱着那只他当初不肯接的牛皮纸盒子。

他有点懵,于是张嘴就有点不好听,他说:“你就没有其他人可以喜欢吗?”
说完的瞬间他就发现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模样。
因为矮子的眼圈瞬间就红了。

矮子咬了咬嘴唇,忽然把那只纸盒砸向他。
“你为什么!”
矮子在人潮拥挤的机场大喊出声。
“为什么没有在国外死掉!”

他匆忙捡起那个盒子,矮子已经跑过人群消失在他眼前。
不用打开,他知道里面是什么。
准是六年份的情书。
矮子递给他的只有一份,就已经敲碎了他的心门。看完六年份他还有命吗。

他微微的发了一会儿愣,才像突然间反应过来现实,丢开箱子追着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冲了出去。
他知道矮子肯定哭了。


不能喜欢上别人的分明是他自己。

他仗着腿长,终于捏住了那个短腿小孩子漫无目的哭着瞎跑的颤抖的肩膀。


——————


「然而他已经几乎不想重新起航了,他在想,如果船沉了,他就随着漩涡一圈一圈往水里转下去,最后在海底找到一片安息之所。」






end
——————————

不是瓜想要的实时。
实时,还在写。
马来西亚有毒,感觉人刚到就走了。
除了棕榈树冠上都飘着的甜味什么都没留下。
而且我怎么写都没有本人甜,希望大家多看本人,免得对我很失望。

干脆写了个OCC到底多年夙愿的自私故事。
聪明god和哭包bas都是谁啊我不认识。
不过我这辈子都喜欢学生和图书馆。

评论(39)
热度(217)
  1. 明明nailpolish 转载了此文字
  2. 明明桃子姜 转载了此文字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