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Twin Towers

————————


短/完/虽然很晚但真的是/马来实时


————————


“你,你!”


“你不要总捉弄god。”

kimmon在背后拽了好几把才终于揪住bas的书包带,低着声音嘱咐。

小个子被扯的一个踉跄,眼看那个戴着耳机的高个子几步就超在了前面,三分愤懑七分焦急的把书包带拽回来。

“明明是你!”


明明是你轻着声音在戴了耳机的god旁边一直逼逼,还录小视频。


kimmon一哽,拍上bas脑袋的手就有点使不上力,含糊着声音说:“我和你不一样。”

“什么东西?”bas皱着眉头扭过脖子,没听清也压根儿没打算听清:“哥你不想睡觉吗,为什么不快点走。”

他冲出去几步捞住god的胳膊挽上,歪着身子回头冲kimmon吐舌头:“略略略~!”

kimmon掐着眼镜腿把墨镜推上头顶挂住,烦躁的挠了挠头。


随便。

他又不是喜欢我。


————


大个子在被挽住之后极温驯的调整了步调。胳膊担住bas回头吐舌压过来的分量调整了先迈哪只脚,微微的降速适应小矮子的腿长。怎么看来都过分稳当的动作里透着明确的熟悉和妥帖,bas平常也不是这么敏锐的人,被kimmon一闹反而有点心不稳,昂着头问:“god我欺负你了吗?”

“什么?”


察觉到对方摆出对话一样的姿态,god极快的把头戴拽了下来。

“没有,”他突然有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刚才kim哥跟你说半天的话你都没听到。”

“是吗。”god就着被挽住的姿势费力的扭过脖子回头看kimmon。

“怎么不告诉我。”

句尾带着柔软的怨。

“好玩。”bas推着god的后背上车,把他捅进最后排,自己蹭到了旁边。

“你怎么这么讨厌?”god把耳机从脖子上摘下来,接过bas塞过来的书包放在身边。眼睛追着他,语气软而绵。


他哼了一声就卷着脖子在god肩膀睡着。


车很晃,他睡的不好,哼哼唧唧的叹气却睁不开眼睛,恍惚里god伸出手托他的头和肩,把他挪到自己膝边。他蹭着座椅顺从的倒下,枕在他大腿上睡着。


梦里有些特别斑斓的色块,碎成一块一块闪闪发光。

他颠在车里人在梦里,也觉得霓虹灯真是太亮了。


吉隆坡怎么能这么亮呢。

这下心事岂不就无处可藏。


————


醒过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开到酒店,催醒他的是god在自己脸颊上画圈的手。下手不太重也不太烦,轻轻柔柔的动作让他没什么戾气的醒过来。


没生气,但才不要放过他。


Bas翻过身平躺,伸过手把人攥住了,睁开眼凶巴巴的瞪他。

“你烦不烦?”


这是想说的话。


“你是不是喜欢我?”


这是说出口的话。


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就被低头看他的视线柔柔的拢住。那双细长的眼睛有被溪流冲过的光滑和微冷,冷水的莹亮在黑夜的暗面里闪烁发光。

他突然就鬼使神差的想去拢热。


攥住的那只手僵在他掌心。bas的头枕在god的大腿上,直直盯过去的视线突然被阻隔,那双闪着萤火的眼睛里光芒一闪而过,过长的刘海落下来关上窗门,god几乎是慌张的抬起头看看窗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

“到了。”


Bas几乎是被强迫着提起肩膀推去宽敞后座的另一边。

“下车,下车。”

God嘴里喃喃的念着,迈开长腿就要往前冲。


“god你小…”

心头顶这三个字还没说出口,一米九二的男模就结结实实在刹车的后坐力下撞到了头。

“还没停车你站起来做什么?!”

Kimmon瞪着眼,盯着男模眼里含着撞出的丁点晶莹,逃也似的扑出门去,转过头把视线停留在后排,尚且糟乱着头发的bas suradet脸上。

“你又做什么了。”

Bas摊摊手,脸上的表情却有点微弱的不确定。

Kimmon打算全当他没睡醒,怀疑的目光掠过三遍,又开始重申:“你不要总捉弄god。”


“真没有。”

这次的回答失了底气。


————


行李被经纪人指挥着搬上去,他们被催着去吃饭,等等还有小范围的观光。

行程很紧,但不能白来。


甫一下车的男孩子们活动着蜗居了一路的四肢,除了风风火火逃走的god以外。

Copter弯着左胳膊夹住右胳膊,冲着god逃开的方向拉拽,咸咸的出声:“Bas你又干嘛。”

“我…”

我问他是不是喜欢我。


“我怎么知道!”


Kimmon盯着bas连下车都迟疑的动作,转过头对copter:“他不知道才有鬼。”

“说清楚就好了嘛。”copter低着声音不满,“走啦bas,吃饭。”


饭桌上god躲去经纪人那桌坐,脸上贴着不配合不回应不质询。bas往嘴里灌着肉骨茶,尖着筷子去扎一只猪蹄,余光瞥到god盛在骨汤碗沿往他身上瞟来的视线。

搞什么,来one to one啊。

他凶猛的啃猪蹄,仿佛那是god的脑袋。


————


你要是喜欢我,你就要告诉我。


Bas埋着气势汹汹的心坐在商务车的最后排,god身边。


那个人盯着手机手心指甲盖前排的后脑勺和窗外风景,独独不看自己。


嗬我真是气死了。


饭后kimmon又把他拉到最后单独辅导。

“god他…”

Bas腻烦的听着kim掂着信息量遣词造句。

“他很在意你,所以你要是捉弄他,和我们捉弄他,不一样的。你可能觉得自己没做什么,但是在他…”

“哥!”bas阻断kim的话头,“哥是不是知道什么。”

Kimmon一下收了声,愣了几秒才开始亡羊补牢:“不知道呀,我能知道什么…你说什么啊。”

“哥你要是知道什么最好快点跟我说。”


他只是把kimmon张口结舌的脸色看过一遍,就能猜到谜底了。


“我…”

“我觉得。”

Kimmon咬了咬牙换上很认真的神色:“你还是该听他说一说。”

“那你跟我在这里浪费什么时间?!”


窗外已经能看到双子星塔闪耀的玻璃和不锈钢墙面,车子轻微的趔趄停下,身边的人又是率先冲了下去。


是真的吗。

他拖着自己的小书包,把胳膊背在身后一颠一颠的拖着走。

男模已经冲去很远的前方对着双塔拍照,他干脆留在最后慢慢散步。


虽然他和这个人已经足够熟稔,挽住胳膊塞进胸口贴上嘴唇都能够无惧无念。

可到底。

现在在胸口敲锣打鼓的。

又是什么呢。


Bas突然发现自己在笑。


干喔。


他干脆奔上台阶借着冲劲一跳,扑上god的后背。

“哥在拍什么我也要看。”

God被吓的手滑,举着拍照的手机被吓脱手,他左手抓一把右手抓一把才张牙舞爪赶在落地前把手机夺回怀里,后背发烫也不知道是因为手机还是自己,含含糊糊的答:“拍,拍塔。”

“哦,那是不是喜欢我。”

Bas攀在他后背上,没打算放过他。

“我…”

他看不到god的表情,只能看他像鹅一样弯着的肩背。


“非要在这里说吗。”

“是啊。”

“你先放开我…”

“不要。”

Bas从后背上翻下来兜过去站在god面前。

“等等回去我们一间房,弄不明白会睡不着。”

God愣愣的看他,点了点头。

“好了,说。”

他低下头像是积攒力气,抽了两口气却垮掉了肩膀。


“我有捉弄你吗。”

Bas突然就想换个话题。

God鹅弯着脑袋,声音从地底传来:“现在啊。”

“我只是问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问完以后呢。”

“你干嘛,一定要个答案。”


Bas有点恼火的仰头,让比肩而立的双塔射出长而舒展的灯光,连他帽檐下暗色的背光也全部照亮。

“我一定。”

这下我无处可藏了。

“要在这里亲你,不然你都不能懂是吗?”


双子星塔的塔尖熠熠发光,是金属的银色光泽。

这可没有怀抱温暖。

Bas躲在笑裂了脸的god鹅身侧,有点愤懑的想。


————


他牵着god的衣角回酒店,掐着腰在房间里宣告自己的脱单。

于是晚上的快拍里他就得意洋洋的窝在了新晋男友的胸口。



————



Bas觉得自己的梦里混进了一部内线电话,一直在耳边丁零当啷响个不停。

扭着身子换了个姿势,棉被在鼓动下开始透风,细小的缝隙把他的胸口都熏凉。他咕哝着扭动身体,紧紧的把自己贴附在棉被里的另一个发光体上。

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越过他的头顶不知道做了些什么,他的梦里很快又安静了。


直到那个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


“起床。”


他眼皮被黏的很紧撑不破。含糊地回:“五分钟。”

“不行,酒店已经叫早了。”

Bas干脆装聋,一翻身又睡过去。


“起床啦。”


他被烦的不行,大开的窗帘外玻璃反射着成片的光,他的眼皮早就开始合不紧。有了些力气,他闭着眼睛张嘴:

“你现在很厉害哦!追到了就可以这样了是吗!”


God凑近他的嘴角吻他。

“有工作。”


“可你男朋友我现在要睡觉。”


“你。”

他偷偷掀起几毫米的眼皮偷瞟,看到God笑眯眯的蹲下来趴到他枕边。

“说什么,再说一遍。”


Bas把脸装进棉被里。

他彻底醒了,但决定要再耍一会儿赖。





end


——————————————


实时系列我真的很喜欢。终于搞完了,谢谢老天爷。

放假真的很爽。

第一次用一点回忆都没有的写法。

没很用力,写的很轻松所以随便看看就行。

评论(35)
热度(231)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