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xbas)一周年斗殴



——————

床就这么大。

bas从储藏柜里拖出一箱连一箱的玩具,拣出半大不小的形状在床铺中央竖开粗直分界线。生拉硬拽的力道抠断纸箱,拽崩好几片倾斜形状纸壳,他随手扔在地板又冲着门框边抱着胳膊看戏那个人的方向狠着劲踢出去。
笔直飞出的纸片后劲却实在不足,悬进半空就转了方向,没一个能正中目标。他也懒得去管,继续埋头钻进自己的施工项目。一排兔蛙鸭熊或躺或趴叠成一排咬尾相连,从两只枕头的中线直拖到床尾罩单边沿,连床垫厚度这样的盲点都没能姑息幸免,硬是从床面悬悬的勾下一条鸭子腿划开左右两边。本就不是多宽的双人床更是被占据掉不小空间,bas率先抻开被子把自己圈成寿司卷在左面躺下,把头砸进枕头的动作里八分负气三分做戏,闷闷的扑通声中晃晕枕边一只兔子,沿着凹下一块的软枕盆地滚进bas脑袋边,压塌一整块发卷,含义明确。

“bas。”
第五次呼喊未果,god叹着气把拖出来的纸箱子再推回柜子,甩开自己那块毯子要躺,被角掀风碰倒一鸭两兔。
“退回去!”
bas像是背后长了眼睛,极凶的窜起来,连推带搡滚着三八线们又移过去两分。

“你每超线一次,就少一块睡觉的地方。”
蓬乱头发的小朋友凶的很,顶发竖起来几乎要捅进天花。
“bas。”
god伸过手要搂他,膝盖抵开玩具撞断线条。
bas推着三八线们再过去一分。
god干脆直接踢开一只小熊,bas闷着不吭声,又推过去一半。

床就那么大,已经没有地方再推。
“bas。”
God紧紧巴巴的跪在床沿皱眉头。
“你看看现在的位置能睡人吗。”
小朋友却卷过被子把自己包好,翻过身不再理他。
“bas!”
bas生气的样子像只松鼠,杂食凶猛,咬合铿锵。尾巴却又大又软,松松的甩在身后,看起来没防备一样。

他就忍不住再试一下。

“bas…”
God干脆突然伸手,连被子带人一起提起来。
“你骗我!god itthipat你骗我!”
他还来不及把这只寿司卷拆开,爆竹突然间炸响,跳起来的小朋友把一床的娃娃都震倒,挣开被子捞起手边每一样东西甩起来就丢出去,枕头娃娃手机药盒移动电源,砸中没砸中全不管有什么丢什么,一杆台灯已经被他握在手里,电线一个牵拽,他一把没揪动,第二把就被god呼进怀里。
“好了!”
bas毫不迟疑就是更大的喊声:“你吼我!?”
god把人扣进怀里,用了十足十的力气压稳抱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不在一起工作之后,bas无端生出过多畏惧情绪,黏他黏的紧。他不介意被黏却始终有些隐约担心,这个过分漂亮的小男孩分明把他整颗心脏都吃掉,却突然变的东怕西怕患得患失,于是临界点就临界到一周年纪念日的今天。
他确实说了会早些回来。
而推开工作在家等了一夜也等不回那个本该和他一起庆祝的人,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在期待的又羞又臊把小朋友逼到炸毛,紧紧张张拍完戏凌晨才赶回家的god辅一进门就闻出了屋子里的低气压,再然后就是被移动电源硬邦邦砸了肩膀。
“我也很忙!”
“我知道,是我不好。”
God贴着他的耳朵亲他,“是我不好。”
小朋友却突然哭起来。泪水涟涟的扑在他胸口,硌的他心脏都痛了。
“你会认识更多的人。”
他矮下肩膀,不甚清晰的辨认胸口那些糊成一团的词句。
“有很多搭档。”
“每个人都很好。”
“会很开心。”
“很忙。”
God刮他的耳朵。
“这你也一样。”
“我和你不一样!”
怀里的人猛的吸了一声鼻子,用脑门撞他的心口。
“我就不会变心!”
“我没有。”
“你家都不回!!”

God从怀里把那张脸掏出来:“…我没话说了。”
小朋友脸一瘪:“呜你没话说了…”
“bas!”
他把这个讨厌的、多话的、想很多的小孩子的脸托起来,揪过被子给他擦脸,又扫开床面上多余的圆滚滚玩偶把他放倒在床,掐着下巴吻他。
吻一吻就有点失控,塞住鼻子的小孩比平时接纳他都困难的多,急于喘息的嘴角渗出呼吸困难的绵软哼气声,是天生的诱人。god一手托住他脸颊,另一只手就难耐的扯开自己的衬衣。
“等等…”
身下的小动物突然伸出软绵绵的手掌糊上他的脸颊又乱糟糟封住他的嘴巴,缠绵的吻被打断,他盯着身下人喘息不过、嘴角湿润的可怜模样。
Bas很固执的问:“你能不能永远喜欢我。”
God扯开他封在自己嘴上的手掌,下一个吻就要贴上去:“能。”
热滚滚的性/器烫在身上,bas发了狠的推他。
“你又骗我!”
god顺着姿势跨在他身侧跪下来叹气,举双手投降。
“到底要怎么样你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bas睁着尚且红彤彤的眼睛望着他:“你能不能永远喜欢我。”

唉。

他拉住bas的手:“要听实话?”
小朋友犹豫着,在他手心里缩了手指,眼泪好像又要涌上眼眶。
“嗯。”
他把小朋友的手拢在手心,弓起腰背低下头。
“能。”

“我永远都喜欢你。”

God的眼睛里锁着仿若恒温的笑意和盈盈闪光,那些东西看起来闪烁甜美又绵长,仿佛铺陈开来能覆盖整张床整间房这整片过分炎热的大陆和海洋。

确实。bas歪着头想了想,这原本就不难。





end
——————

听着EI EI写完的(。
想了很多字打了又删除,并不想被认为很矫情更不是所有情绪都想分享。选角开始整一年,你们于对方来说大概不是不可或缺,但一定是独一无二。很喜欢你们,一周年快乐。

评论(26)
热度(177)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