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ngxkit)硬糖(完)


——————


1+2+3/完/私设特别多


——————


一、


Kit用后槽牙砍断那颗硬质糖块的时候脸色并不好。

撑着咬肌扯开嘴角,狠剁下去的表情粗糙又凶,没控制好的力道让上下牙狠狠砸在一起,震颤又联动牙龈,击起一道酸痛轰鸣直通脑髓,痛得他连齿根都要甩出去。

他屏住脸忍痛心里又发虚,而那双笑眼睛里却仍然带着躲不开的绵软热气,把热烘烘的视线玻璃罩一样扣在他身上。

使了十成力气的威慑没有用,他反倒吃亏,天翻地覆都在自己嘴里。硬糖的尖锐缺口利落的划破口腔内壁,不用太久就会长出一块够痛的溃疡。beam被他咔吱一声的动静吓了一跳,转头打量他的眼神里就带了几分看傻逼,跟出一句:“疯啦。”


kit开始觉得自己像是透过放大镜被观测的蚂蚁,混蛋小孩眯着眼睛锁定凸透镜光线将聚光点瞄在他身上,不消多久就能点出火来烧的他片甲不留。


糖是yo给的——他和beam赶到餐厅就已经够迟,一小时前还是跟踪犯的pha早已经挂钩一样黏在wayo身边腻紧贴牢,死皮赖脸的丑态饶是发小们也尴尬到恨不能抠下眼珠——kit方才落座,就被wayo的漂亮眼睛圈进Panichayasawat家的兔子洞。莹亮亮的瞳孔里连笑带甜,奶兮兮的裹着人,他来不及感慨pha的好运气就被满满一把粉色糖纸抵住鼻子——小学弟端着手掌托过来满手心的糖:“学长吃糖吗,pha他做太多了。”


Kit眼睁睁看着蹭在学弟身边嘴撅的老高、拉拉扯扯想阻止自己手艺被分掉的丑陋死党露出满脸的不情愿造作着撒娇。得寸进尺的狼爪子从袖口攀上手腕,又顺着掌侧把整只手背裹进掌心,小心翼翼的拖着yo的手往回缩。pha的指节大过yo很多,重叠的手掌间透出恩爱形状,可惜当事人却并不这么觉得——软绵绵的学弟凶着脸一把拍掉pha的手,继续抬起头来冲自己笑:“草莓的。”

“不是草莓是粉…”

Phana医生没出息的被一个瞪眼吓的缩回满肚子抱怨,驼下腰背又挂在wayo的后背耍赖撒娇。


Kit下意识的隔住上衣口袋,捏紧了自己那根还挺好用的鼻通。

自己的傻兄弟又惹了小男朋友生气,求和的手法却仍然拙略又糟——做过头的粉红冻奶味硬糖和一整天的近身跟踪(天知道192的人有什么可隐藏)就是号称医学院最强大脑的phana医生所谓的策略。甚至在被yo抓了个现形之后还硬是躲在厕所打电话,把自己和beam拖来假装约在同家店吃饭,却说到底根本忍不住一颗扑腾的心,早在自己和beam到店之前就急不可耐的挤进yo和朋友的午餐桌里。kit忍不住笑起来,从yo手里拿下两颗,剥开一块扔进嘴里。

毕竟他很喜欢yo,长相可爱又长情的小男孩本就不多,何况又整天笑眯眯的。


糖在嘴里没滚过两圈,他就无法不注意到一道直勾勾的眼光。从对面直射过来的视线辣而黏的粘在kit的右脸颊边,交感神经被挑动着收紧,引发了一阵不舒适的毛细血管反射性扩张。他有些无措的抬头望过去想打乱即将接踵而至的面部充血,迎面的视线主人却是一张生面孔。wayo注意到了他的眼神,推了推身边的人做起介绍:“这是ming,我最好的朋友。”

pha不满的从喉咙里咕噜出声,拱起腰背把yo的半个身子收进怀里,意图明显的拉开距离。yo一把拧住他的胳膊,在pha大呼小叫的虚伪音量里继续:“…是工程学院的。”

“ming kwan。学长好。”

合掌低头的人短暂偏移开视线,Kit点了点头。


冻奶或是草莓都是他不太喜欢的味道。被凝固成规整圆形的糖块浸满廉价又生硬的工业甜味,又满又腻实在没什么可回味——但pha做的还不错。kit心情颇好的用舌尖推着糖果在嘴里滑来滑去,电话就响了起来。

来电的是muwaan。

beam眼尖手快,凑过来就是一个滑动挂断,嘴上也不忘损人:“被拒绝了怎么还联系?”

“谁被拒绝了!”kit翻着白眼,把手里多的那颗糖递给他。


muwaan是他的朋友,前几天聚餐,酒桌上喝多了被开玩笑说关系这么好关系这么好要不要和kit在一起,小姑娘借着酒劲吼出一句谁要和他在一起,看不上。kit本人没什么太大感触,倒是把beam气的不行。

气氛突然就有那么点干,yo愣愣的也不敢再和pha打闹,pha心满意足的终于把小男朋友搂进怀里,挺高兴的插嘴:“kit喜欢muwaan吗?我怎么没看出来。”

“没有,不喜欢。我没有喜欢的人。”kit哭笑不得,“你们饶了我,再说下去muwaan都要信了。”

“学长很帅。”yo被pha按在胸口,碍于气氛不敢挣扎,挺吃力的偏过头来安慰他,“肯定很多人喜欢。”

Kit被他歪着脖子的样子逗笑,点了点头就打算切断这个话题。他看着yo和pha之间别别扭扭的气氛,故意伸过手去揉了揉yo的头,果然换来好友一记凶猛眼刀。

Kit捏着人生剧本正打算翻篇,一直沉默着的ming却突然开口:

“真的吗?”


什么呀。

他差点忘记这个眼睛不饶人的学弟。

“学长现在单身吗?”


笔直递过来的眼神分明坦白干脆,kit却突然觉得有点费解。ming的眼神里装着一些让他莫名的东西,不是yo那样的诚挚鼓励更不像pha和beam那样装着他最熟悉的亲密调侃,他从那双眼睛里似乎只能解读出一些看起来并不恰当的情绪——比方说太过饱满的愉快。

他费了一点时间去解读这双眼睛里的奇怪情绪,但似乎没那么好猜。

“单身。”

Beam把硬糖挪去半边腮帮,有点含糊的替他开口:“怎么了,喜欢上我朋友了吗?”


Ming的视线投向beam,又极快的挪了回来。那些滚烫又饱满的情绪带着高温又一遍兜头而下,准确的把kit锁进他的蒸笼。

“可以吗?”

他带着征询的语气开口。

“我可以追学长吗?”


是好看的男生却行动诡异,kit想。他束在那一团滚烫里被迫心动,心脏在视线烧灼下加压泵血的感觉并不好,反倒徒增气闷。小过他一岁的学弟把脖颈压低凑近自己,称得上清俊的脸颊牵扯出并不诚恳的清淡笑意,嘴角弯出的弧线也是圆滑的那一种。kit眉头皱了一半就被那双笑眼睛打散——过长的眼尾拖出深而密的阴影把心意都遮住,徒留一层看似甜蜜的细闪挂进虹膜。他疑惑于这几句问题的严肃性和这双眼睛里他看不太懂的情绪,脸一烧一眼就剜了过去。

却换来一声笑,狐狸一样的男生眯着眼睛看他:

“学长真可爱。”


Kit实在是见面不足半小时顾及颜面骂不出口,他抬头望向大剌剌坐在对面心无旁骛吃自己小男朋友豆腐的罪魁祸首,横过右手在脖子上用力一划,咔嚓一声咬碎了嘴里的糖。


——————


二、


Ming是硬糖一样的人。Kit坐在副驾驶里下结论。

香味明确甜味敷衍,黏性不够。质地也硬,其实没多好接触。


“学长你不太喜欢我。”

Kit偏过头听着开车的人陈述事实,点点头回答:“是啊。”


Pha早早揽着被哄好的yo离开,送他来的beam今晚约了forth在老地方猎艳,学弟自然而然的出声邀请——而他也确实含着想更了解他的好奇心。


“为什么啊。”

从主驾瞥过来的眼神爽朗含笑并不较真,看起来倒是比饭桌上要诚恳。kit也放松下来,靠向车门把身体朝向他。

“开玩笑也要分场合。”kit说的认真,“你不能讨打。”

Ming的笑声里像是塞进一把磕磕碰碰的玉米片,用茶匙捅开芭菲的冰淇淋底,发出质地散碎的脆响:“学长不用跟我客气的。”

“行。”

Kit转头看了一眼车况,伸过手在他脸上拧了一把,即刻就换来ming皱着鼻梁的哀鸣。

“学长你真的好可爱!”

Kit一巴掌拍上他肩膀:“你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学长!”

Ming的声音透在笑意里,“如果不是在开车真想学长来摸摸看,我现在心跳真的很快。”

Kit转直身体坐好,也跟着他笑起来:“那你真奇怪。”

“学长不该说喜欢你的人奇怪。”

 “你一直这么说话吗?”kit问,“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什么喜欢不喜欢。”


“我承认我自来熟。”

他侧过脸看见ming露出白牙笑嘻嘻,“但说想追,学长是第一个。”


Ming有一种奇妙的坦白气质,他能用半真不假的语气说不着边际的烂话,却又显得格外认真诚恳,带着稳稳当当的说服力度。他沉默了一会儿评价道:“你很奇怪。”

Ming没有回话,于是他们都沉默了下来。

气氛倒并不奇怪。kit看着窗外快速掠过的绿植和商铺,心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愉快起来。


车子熟门熟路停在公寓楼前,ming降下玻璃,弓起脖子打量起楼层,“学长和yo住在一起啊。”

“还有pha也在这里。”kit随手指了指,“我在那边,四楼第五个窗户。”

“学长真没防备。”ming看着他笑,“我会常来的。”

Kit挥了挥手算作回应,低头按开安全带卡扣就打算下车却被拦住,ming掏出手机调开页面递过去:“学长可以加个line吗?”

没什么不行,Kit稍想了想就点了头,接过手机开始输号码。一串数字击出确认搜索,申请好友提交,kit闷着头操作完整套动作,还来不及摸出自己的手机同意申请,就突然连着手机和手一起被握住,抬起头就是ming皱着眉毛的脸。

四目相对的笔直航线里能见度清晰,没有阻隔也避无可避,他破天荒的在这双总带着敷衍笑意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一闪即逝的、怎么想都不该属于ming的焦急。这新奇的成就让kit忽然间兴味盎然,忍不住顺着相连的通路钻进他的眼神里继续搜索,几乎忘记手被拉住的客观现实。


“学长,是不是我说的话你都没有当真?”

眼前的人盯着kit的眼睛一眨不眨,探手下去按掉自己的安全带,抵着漂亮鼻尖凑了过来。

“…干嘛?”

突然缩短的距离让kit回过神来,他避开视线往回缩。

“我必须给学长一点危机感。”

“用不着。”

kit侧过脸不看他的漂亮脸蛋,也借机——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想——挪开了嘴唇。

那道直勾勾的视线也许让他真的有了那么点危机感。


轻微的呼吸气流在他脸上停顿一阵,ming才终于开口:

“学长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你有病吗?”

他偏着脸看不见说话人的表情,嘴比脑快的回复他。

ming微微沉默了一阵却没有退开,仍然停留在他鼻尖前不远处。

“真可惜。”

他叹气。

“学长看起来软软的。”

Kit忍着最后一口气转过脸来,他心想自己大概还不至于冲口而出一些不适合对初次见面的人脱口而出的生硬词句,就被噎住——

比他小的学弟用——他该怎么形容这个眼神——温热又怜惜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他是什么小型生物。

“像浣熊。”

他说着说着还笑了起来。

“吃东西前,会要洗一洗。”


kit摔上车门离开前,终于一拳捶上了学弟的肩膀。

那双眼睛让他很不舒服却并非讨厌,他只是模模糊糊的觉得似乎没有被当作年长一岁的人来对待。汪在眼底的那些莹莹发亮的、近似轻视的东西已经生长到太过茂盛,挥拳出去的理由却不是怒火而是回避——比如说他避过了去打那双过分灵巧的眼睛,却明知只要一拳对准打出他一团乌青就能断绝和这个人的一切联系——他垂下睫毛,拳头落在ming的肩膀上,逃一样的下了车,并且在快步跨过门前草坪时开始思考自己的背影是不是看起来过分恼怒了。

抑或是不够恼怒,无论哪种都不好。


他登上楼梯回到自己房间,坐在床上盯着那辆白色的suv在楼下停留很久,才终于在微弱的暮色间亮起前灯,启动开走。


大概是前一天盯过太久,第二天他在楼下再次看见这辆车时也并没有显露出特别疑惑。

Ming收下半面窗户和他打招呼:“学长!”

哦,他应和:“来接yo吗?”

“来接学长。”ming笑了笑,把下巴搁在没收完的半截玻璃上,“pha医生让我送你去上课。”

“少骗人。”kit摇了摇自己的车钥匙,“pha不是这种人。”

Ming在玻璃窗上表演了一个假摔下巴,又可怜兮兮的撅嘴给他看。

“学长就不能被我骗一次吗,太聪明不好。”

Kit打开车门坐进他身边:“是你根本没有想骗我。”

他扣好安全带的时候ming还愣愣的盯着他没有启动,kit眨巴着眼睛看了看他,转过手腕看表:“ming kwan我还有十分钟上课。”

Ming这才笑了起来:“学长,太聪明不好。”


亏他算是个还不错的司机,kit才不至于连滚带爬的往教室奔。开车门的时候ming扶着方向盘探过头:“学长我等下可以再来接你吗。”

Kit一眼瞪了过去。

“你当然要来接我,没开车不然怎么回去。”


——————


三、


等他终于被那个又瘦又高的男生抱进怀里,才恍惚发现自己反倒没有想象中那么过分害羞。

一切都来得顺理成章又合情合理,刚刚得到校之月桂冠的ming美其名曰带他吃饭,把绶带塞给他又闷着头把他拉出后台,无视他一句恭喜还卡在喉咙口就被按着头拥进怀中。


一开始只是不够实在的浮软拥抱。kit挺舒服的把脑袋搁在他肩膀上发呆,就感觉到头顶上的人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缓慢的使力把他压进了怀里。很重很痛的,压进了怀里。

“ming…”

他艰难的挣扎两下,却突然发现胸口传来奇异而鼓噪的共振。

有样东西压在他的右胸口,连呼吸都快被那阵剧烈的节奏带走。

扑通扑通的心跳声沿着骨骼上升,他几乎是被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教科书里的生理作用逼着脸红。


Ming压在他耳边咕哝一句该死,又泄气一样垂下了头。

“马上就好。”

ming说。

“我让它跳慢一点。”

这话太瞎。kit用垂在身侧的手掐他的腰,掐的ming笑了起来。

“每次都很怕你听到。”

“但比起这个。”

Ming把他揉的更紧了些。

“今天比较怕你听不到。”

那些鼓动太重太刺耳,丝毫没有变慢的趋势。kit脸被烧到通红,慌着就要推他。

“别推。”

Ming揉了揉他的头。

“我什么都不会做的。”

“但现在不想松开。”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个拥抱,就太超过太违规。kit懊恼的察觉对这个小学弟他根本无计可施。


“kit。”

“kit——”

他试验性的喊他的名字,讨好似的蹭了蹭他的脑袋。

“kit我好喜欢你啊。”

“我可不可以把心给你。”

当然不行,kit想说。谁的心脏都割不下来,谁也都根本不能替谁保管。但他被抱的太紧了,紧到胸腔里不剩多少空气,比起顶嘴他只想珍惜活下去的氧气。


ming还有更多话想说,比方说其实我是第一次追别人,别看我现在紧张成这样一般都是别人追我呢;又比方说我现在话这么多是因为我太紧张了我很怕被拒绝;再比方说学长我真的不知道放开你以后该怎么办好像很尴尬而且我有一点点想哭。

而握紧的肌肉总有极限,他只能慢慢松开。

Ming松开手臂,手指牵扯着揪住kit的袖口,不敢再碰他的皮肤。


“好痛…”

kit小声嘟哝。

这个时候比痛会显得很傻,但他还是忍不住开口:

“我才痛呢。”


“到底yo为什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Kit用没被牵着的那只手揉着肩膀好奇,“你们性格根本差很多。”

Ming难得避开了kit望过来的眼睛,“学长从第一天起就很喜欢yo呢。”

人在最羞涩的时候会引发连带情绪波动,连醋意泛滥都会比平时更酸。

“可惜我没有长得可爱。”

酸成一团的撒娇。

Kit追着ming避开的视线,歪着头去找和他对视的机会。

“呀,ming kwan,那是pha喜欢的人。”

“可你对他总是笑的很开心。”

“叫学长!”

“会主动联系,会揉他的头,会对他很温柔,连校之月比赛也比起我更支持他。”

“可你赢了啊。”

Kit说:“你是为了我赢的呀。”

他迎着ming突然变的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有点心虚:“…是为了我吧?”

Ming揪着他的袖口抓住他的手,终于不闹脾气的直视他的眼睛回答:“是。”

“谢谢你。”

Kit揉着那条绶带,“很少有人送礼物给我。”

“有点重但是,”他抬头对他笑,“我收下了。”


他知道自己不是这条绶带的合法主人,更清楚在取得荣誉的背后没有那么多的“为了你”。任何事都不会只有唯一理由,去获取什么都未必有那么明确的目标性。他是学长,本该更清楚这些专属于年轻的勇敢热情是更接近于昙花一现的东西——他或许不该纵容ming把所有年轻的珍贵的付出归类到属于某个自然人——但此刻kit却突然不想和理智做朋友。他想,哪怕只成为支撑他获胜的一部分理由,也足够让人高兴。

就当作全部是为了我,就当作你超级喜欢我,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的眼神里一定带了些什么,才会突然点亮那双湖泊一样的眼睛。

“学长也喜欢我,对不对?”

“学长喜欢我。”

他咬的更重了一些,仿佛顺藤摸瓜出了崭新的东西,咬合的确认又清晰。

“Kit你喜欢我。”


“好啦喜欢啦…!”kit几乎是笨拙的,要遮掩一样想去捂住他的嘴,却立刻被收进怀里,那份过紧的力度再次环绕了他。

“kit!”

kit想说刚才就告诉你不许这么叫了为什么记不住要叫学长,但他心跳的太厉害了,浑浑噩噩吐出的词句就变了意义。

“…你抱这么紧干嘛!”

Ming黏着他的耳朵亲了一口:“怕你跑了。”

“你…!”kit觉得耳尖被人擦着了火柴,蹭的一声烫的他整张脸都痛了,“我能跑去哪!”

“不知道,”ming心满意足的圈紧了他笑:“别人心里吧。”





end


——————


想的和写的是两回事,我说原来的大纲是mk相亲认识你们信吗。


是屈指可数我自己都觉得土的故事,稍微试着贴了贴原著但方便自己写加了更多私设。名字有点土兮兮来源是一首叫糖果的歌,歌词有一句叫做【给了你的心就是你的,知道吗】。


评论(42)
热度(368)
© 路路路 / Powered by LOFTER